<listing id="9j7hh"><ruby id="9j7hh"></ruby></listing>
    <pre id="9j7hh"><ruby id="9j7hh"><b id="9j7hh"></b></ruby></pre>

    <track id="9j7hh"></track>

    <big id="9j7hh"></big>

      <track id="9j7hh"></track>

      <p id="9j7hh"><ruby id="9j7hh"><ruby id="9j7hh"></ruby></ruby></p>
      <noframes id="9j7hh"><pre id="9j7hh"><ruby id="9j7hh"></ruby></pre>

        <big id="9j7hh"><strike id="9j7hh"><span id="9j7hh"></span></strike></big>

        <track id="9j7hh"><ruby id="9j7hh"><rp id="9j7hh"></rp></ruby></track><track id="9j7hh"></track>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引漢濟渭:洞穿秦嶺潤千秋

        發布時間:2022-03-25 來源:西部決策網 人氣:
           

          編者按:

          有人說它“堪比鄭國渠”,并將它比作“新時代的都江堰”;15年的日夜兼程、鉆天動地,洞穿中國南北分界線,最終換來長江與黃河在秦嶺的匯合;是奇跡、是史詩,更在秦人治水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它就是穿秦嶺、聯漢渭、潤三秦的重大水利工程——引漢濟渭秦嶺輸水隧洞。

          “引漢濟渭千秋事,贏取身后萬古名;中華兒女多奇志,復興路上歷艱險;它日水潤三秦地,盛唐盛景盛世時!”這是一位水利人對這項工程的贊譽,詩句的背后卻蘊藏著無數引漢濟渭人的心血!

          2022年2月22日11時17分這一刻,對于很多人來講也許是平淡度過,但對于引漢濟渭人來講,卻是極其珍貴的一瞬。

          “這里是位于秦嶺天華山腳下,埋深有1800多米的引漢濟渭工程秦嶺輸水隧洞的施工現場,此時此刻我和大家一樣,懷著無比急切和激動的心情期待著隧洞的貫通。刀片已經出來了,通了!通了!”

          2月22日,隨著引漢濟渭工程秦嶺輸水隧洞嶺北TBM刀盤破巖而出,引漢濟渭工程秦嶺輸水隧洞實現全線貫通。

          這是媒體記者在那個特殊的時刻現場發出的報道,攝影機也在那個時刻將這一難忘的瞬間記錄了下來。要知道也就是在那個時刻由盾構機掘進產生的粉塵撲面而來,給拍攝造成了很大的困難,由此這個影像資料顯得更加彌足珍貴。

          “當刀盤破巖而出,粉塵飄出來,感覺到風的時候,秦嶺輸水隧洞終于全線貫通了,我的心情特別激動,就像雕塑家完成了一件作品一樣充滿了成就感。”中隧集團引漢濟渭隧洞項目部副經理黃俊閣有感而發。

          的確,這件由無數引漢濟渭人傾心打造的作品終于完成了,猶如萬里長征般歷經各種艱險。

          “想為這項偉大工程貢獻出一份自己的力量”

          秦嶺深處的早晨比平日里更冷一些,冷得讓人更加清醒。

          凌晨五點多我們跟隨大部隊驅車出發,直達秦嶺隧洞。“等著我們,去把隧洞貫通”“出發,去見證一個重要的時刻……”朋友圈內一條條消息將“隧洞即將貫通”的消息進行了全覆蓋,萬眾矚目,靜待花開。

          早就聽聞秦嶺輸水隧洞內環境很差,高溫、高濕,外加巖爆、涌水等地質災害頻繁發生,很多人進去身體都有不同程度的不適。但為了見證這一歷史性的時刻,同行的多位媒體朋友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換上工作服、戴上安全帽,坐上了駛往隧洞內的大巴車。

          大家都穿著橘色的工作服,戴著口罩,有些分不清彼此。20分鐘后,由大巴車轉換為隧洞內特有的“工程小火車”繼續前行;璋档乃矶磧,工作人員重復著要注意的安全事宜,并反復清點人數,確保大家安全。長長的隧道內,聽到更多的是火車軌道的顛簸聲。

          抵達目的地后,大家跟隨向導,穿過千余步的通道,來到指定目的地。隧洞內的上方有著各種叫不上名字的管道、設備,底部則有如小溪般的水緩緩流動,這個時間內,室內溫度與濕度疊加,有些讓人感到頭蒙,呼吸不暢。工作人員引導我們到通風的地方,才稍感舒適。隨即遇到隧洞內的施工人員,大多都是光著膀子,工作起來勁頭十足,談起對這里是否適應,他們嘿嘿一笑,答一聲“我們都習慣了”!

          “我在這里已經工作6年了,來這里也想為國家的這一項重大水利工程貢獻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F在秦嶺輸水隧洞貫通了,我的心情非常激動與興奮,也感覺自己在這里的辛苦和汗水沒有被辜負。”90后的引漢濟渭TBM項目部負責人劉振剛說。

          簡短的言語,卻是十足的信念。

          邊與工人聊天,邊等待隧洞貫通,在那樣的情況下,只希望早點迎來那個關鍵時刻。

          11時17分,隧洞貫通了。當粉塵散去后,才能看到更多工人臉上洋溢著的微笑。大家互相拍著照片,記錄那難以忘卻的時刻。

          “每一米的掘進都極為不易”

          “非常驚訝的是,多種地質災害疊加發生,而且都非常嚴重,總共是4088次(較大)巖爆。” 中國科學院院士、水利水電土木工程專家陳祖煜曾在采訪中說。

          的確,從2007年準備工程開工到2022年的全線貫通,秦嶺輸水隧洞用15年打贏了一場大勝仗,克服了許多常人無法想象的困難。

          “最難受的首先是高溫高濕的作業環境。”中鐵十八局引漢濟渭工程項目經理呂二超介紹,隧道內作業面溫度常年在40℃左右,相對濕度則高達90%。沒有一絲自然風,猶如一個大蒸籠。

          有工友介紹,基于地下又濕又熱,幾乎每個班次他都要喝五六斤的水。再加上昏暗的燈光、渾濁的空氣和嘈雜的機器聲,一般人根本無法承受。隧洞內一年里沒有四季,也許外面是嚴寒的冬天,進入隧洞內卻仿佛進入了三伏天,干活時常汗如雨下,環境十分“嚴酷”。

        引漢濟渭工程秦嶺輸水隧洞4號支洞TBM施工現場

          此外,巖爆也是隧洞施工過程中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有時在昏暗的隧洞里,突然響起巨大的“雷聲”,直徑幾厘米到幾十厘米不等的巖塊像雨點一樣從隧洞頂部高速彈射下來,如同炸彈碎片,殺傷力很大。

          有工友回憶,“突然的巖爆就像觸發了炸彈,讓人防不勝防,其中最強的一次,石頭彈射了20多米”,這聽起來都讓人膽戰心驚。為了確保安全,工人們經常是頭戴鋼盔、穿著防彈衣上班,但依然免不了被石頭劃傷。

          據介紹,秦嶺隧洞高埋深段的巖爆表現超出了行業認知,共發生巖爆4000多次,高峰時日巖爆次數超過60次。

          除此之外,涌水也是隧洞內的“?”。2016年2月發生在嶺南TBM施工掌子面(即作業面)的特大涌水,仍讓許多人記憶猶新。

        決戰涌水

          TBM主司機李源泉曾在采訪中介紹,當時單日的涌水量相當于一個中等縣城的供水量。當時噴射出十幾米水柱,水位快淹沒了TBM。水一來,隧洞就斷電了,他們只能摸黑順著皮帶往外走,光滑的皮帶很難踩穩,中途還有人幾次摔倒在水里。后來,工程部派人劃著皮艇趕來救援,經過專家探查、研究,工人們輪班倒換,日夜奮戰,兩個月后水患才最終得以消除。

          上述所說的地質災害只是施工中的一大“攔路虎”,技術難題更是這項工程最難啃的“硬骨頭”。

          從資料中獲悉,引漢濟渭輸水隧洞長98.3公里,長度排名中國第二;整個輸水隧洞穿越了3條區域性大斷裂、4條次一級斷層和33條一般斷層,涉及巖性20余種,穿越秦嶺嶺脊段的最大埋深達2012米,埋深排名中國第二。面對石英含量高達96%、抗壓強度高達300多兆帕的圍巖,即便是被稱為“掘進機之王”的TBM也有些“吃不消”。李源泉每天駕駛著長210米、重1000多噸的“鋼鐵巨龍”在地下穿梭。他說:“刀頭如同在‘鋼板’上掘進,有時一天才能掘進1米。”

          為了防止巖爆災害,秦嶺輸水隧洞4號洞內TBM掘進施工后緊急安裝鋼拱架

          “在惡劣復雜的地質條件下,秦嶺輸水隧洞每一米的掘進都極為不易”,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術才如此評價。

          此外,為了解決秦嶺輸水隧洞超長施工通風難題,引漢濟渭創立了完整的超長隧洞TBM法、鉆爆法和新的施工通風成套技術體系,創造了鉆爆法無軌運輸施工通風距離7.2千米、TBM法獨頭掘進施工通風距離16.5千米的世界紀錄。

          有國內外專家評價說,幾乎世界上隧道施工的難題都能在這里遇見,該工程的綜合施工難度世界罕見。

          “與都江堰等造福千秋的水利工程相媲美”

          “引漢濟渭工程完全可以與都江堰等造福千秋的水利工程相媲美。該工程在長江和黃河兩大水系之間新增了一條重要的連接通道,對推動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具有支撐和保障作用。”中國工程院院士王浩如此贊譽這項工程。

          的確,追溯中國歷代治水故事,從上古時期的大禹治水、春秋時期京杭大運河的建造,到秦修鄭國渠、建都江堰,再到漢鑿成國渠……無一不是歷經天華成此景,人間萬事出艱辛。如今,國家南水北調這一世紀工程,連通長江、黃河、淮河、海河四大江河,解決我國北方水資源短缺問題,改善了我國的生態環境和水環境。而引漢濟渭穿越秦嶺,連通長江和黃河兩大水系,解決了陜西乃至秦嶺以北的水資源短缺問題,是南水北調工程的一個重要補充。

          有數據統計,引漢濟渭工程將陜南豐富的水資源調到關中地區,輸送至渭河兩岸的西安、咸陽、渭南、楊凌4個重點城市、西咸新區5 座新城,周至、鄠邑、長安、臨潼、華州、武功、興平、高陵、三原、閻良、富平等11 個中小城市及渭北工業園區等共計21 個受水對象,可支撐全省1.1萬億元國內生產總值,受益人口1400多萬。

          值得欣喜的是,引漢濟渭二期輸配水工程已經全面開工建設,漢水潤澤關中大地的腳步越來越近。到2025年,計劃每年實現配水10億立方米;到2030年,計劃每年實現配水15億立方米。

          正如古人所說,興水利,而后有農功;有農功,而后裕國。作為有史以來陜西規模最大的水利工程,引漢濟渭為秦人治水史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中午時分,我們從秦嶺隧洞口出來,仿佛穿越了一般。隧洞口的一副巨大對聯上書寫著“連通漢渭續寫秦人治水千秋華章,洞穿秦嶺攻克工程建設世界難題”,地上還有煙花爆竹燃放后的紙屑鋪滿洞口,一片歡慶景象。往遠處看,巍巍秦嶺在陽光的浸潤下顯得格外壯美,好似在向人們展現著它家的新成員——秦嶺輸水隧洞。(文/記者 張靜)


        責任編輯:艾米杰

        上一篇:西影:鮮衣怒馬向百年   

        下一篇:沒有了

        首頁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

        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郭毅新 陜西帝意律師事務所陜公網安備 61010202000257號

        不许穿内裤方便我做 H
        <listing id="9j7hh"><ruby id="9j7hh"></ruby></listing>
          <pre id="9j7hh"><ruby id="9j7hh"><b id="9j7hh"></b></ruby></pre>

          <track id="9j7hh"></track>

          <big id="9j7hh"></big>

            <track id="9j7hh"></track>

            <p id="9j7hh"><ruby id="9j7hh"><ruby id="9j7hh"></ruby></ruby></p>
            <noframes id="9j7hh"><pre id="9j7hh"><ruby id="9j7hh"></ruby></pre>

              <big id="9j7hh"><strike id="9j7hh"><span id="9j7hh"></span></strike></big>

              <track id="9j7hh"><ruby id="9j7hh"><rp id="9j7hh"></rp></ruby></track><track id="9j7hh"></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