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9j7hh"><ruby id="9j7hh"></ruby></listing>
    <pre id="9j7hh"><ruby id="9j7hh"><b id="9j7hh"></b></ruby></pre>

    <track id="9j7hh"></track>

    <big id="9j7hh"></big>

      <track id="9j7hh"></track>

      <p id="9j7hh"><ruby id="9j7hh"><ruby id="9j7hh"></ruby></ruby></p>
      <noframes id="9j7hh"><pre id="9j7hh"><ruby id="9j7hh"></ruby></pre>

        <big id="9j7hh"><strike id="9j7hh"><span id="9j7hh"></span></strike></big>

        <track id="9j7hh"><ruby id="9j7hh"><rp id="9j7hh"></rp></ruby></track><track id="9j7hh"></track>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我在B站“上大學”

        發布時間:2022-04-01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嗶哩嗶哩、B站、Z世代、二次元、彈幕視頻、UP主……從圈地自萌的小眾文化社群到年輕群體高度聚集、表達自我、溝通交流的平臺。B站用十多年的發展,已成為現在年輕人學習的重要陣地。B站取得的優秀成果,其中背后的原因離不開優秀的內容生產平臺、廣泛的興趣交流平臺、還有樹立年輕人喜歡的品牌價值。
          
          今天就從我的主觀視角帶大家了解一下B站,了解一下Z時代年輕人的內心世界。
          
          彈幕文化:一種獨特的文化實踐方式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表達方式,一種產品更有適應其受眾的文化語境。對普通人而言,看不懂B站上的彈幕說了什么,無須過度擔憂。分眾化的傳播、差異性的用戶畫像,正是互聯網服務日益精準的標志。
          
          彈幕,最早源自日本動漫圈,是指用戶評論直接實時顯示在網絡屏幕上的一種發言系統,因其使用時像子彈般在屏幕上飛來飛去,因而被形象地稱為彈幕。“Z世代”絕大多數是獨生子女,在現實生活中常常伴有孤獨感,通過在B站發送彈幕“刷存在感”以及閱讀屏幕上的彈幕內容,用戶感到有人陪伴。2021年11月30日,B站公告宣布“彈幕總量突破100億”,標志著其已經成長為年輕群體高度聚集、表達自我、溝通交流的多元文化平臺。
          
          彈幕交流與面對面交流不同,由于受字數和時空限制,很多用戶為引起注意、追求效果、其詞匯使用和表達方式往往比一般網絡語言更隨意、更夸張;用戶為了獲得所謂的滿足感、成就感,語言運用大膽多樣,使得彈幕語言呈現出多樣性特征,各類彈幕分區都有自己的獨特用語,同時也吸引著其他圈子有共同愛好者的加入。不同的圈子相互交集,大大豐富了彈幕語言的樣式和內容。比如,傳統文藝評論對電影《我和我的祖國》是基于“國家形象建構”“家國情懷”“全民記憶”“共同體美學”的學理分析,而彈幕評論更多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這盛世如你所愿”“原諒我沒出息,一直在掉眼淚”等真摯表達的簡短話語。尤其當傳統文藝評論因為圈層界限而顯得曲高和寡時,以彈幕評論為代表的民間文化便呈現出一種出奇制勝的力量。
          
          如果把彈幕內容看作文學作品的話,這種文學作品則是文學作品者與消費者共同書寫的結果。我們看到的已不是媒介內容生產者給出的原始文本,而是共同創造的新文本。新文本則有可能呈現出一種把原始文本推向深入或對原始文本進行意義消解的樣態,從而具有了再創性。
          
          媒體融合:從相加階段邁向相融階段的發展過程
          
          十年前,B站還只是二次元文化社區,只有動漫類視頻。時至今日,B站已經擁有音樂、影視、科技、時尚等15個分區,衍生出了7000多個文化圈層、800多萬個標簽,成為包羅萬象的新型文化社區,吸引著過億活躍用戶在此尋找自己喜愛的優質視頻。
          
          近年來小眾亞文化不斷爆發“出圈”的能量,從說唱到街舞,從國風到搖滾,大量高水平的文化類綜藝節目接連引爆公眾注意力并獲得良好口碑。B站用戶群體、傳播形態及其內容生產相較于傳統媒體,具有典型的“新”的特征。B站的用戶集中在80后、90后甚至00后群體之中,這些年輕群體是網絡的原住民,也是主力軍、生力軍。隨著流連B站的“90后—00后”逐漸掌握話語權,B站也隨之進入主流文化視野,逐步成長為具有年輕人特色的主流文化輸出地。這一方面是B站出于自身進一步轉型發展的需要,是其從二次元社區成為大眾文化社區的必要考量;另一方面是傳統主流媒體突破自身局限,過去傳統主流媒體慣用以自我為主的思維模式,這一點還是與新興媒體有較大區別,現如今也實施到積極與平臺進行深度融合的“破窗”之舉。
          
          “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不是取代關系,而是迭代關系;不是誰主誰次,而是此長彼長;不是誰強誰弱,而是優勢互補。”B站在與傳統主流媒體合作互動的過程中體現出雙向融合、各取所長的趨勢。這其中既有傳統媒體放下身段,用新思維向新興媒體平臺靠攏的正向性融合,也有新興媒體平臺主動向傳統媒體看齊的反向性融合。2018年9月,B站與人民日報達成戰略合作關系,共同成立媒體融合公益基金。同一時期,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宣布下設媒體融合發展司,傳統媒體與新興媒體的融合發展進入一個嶄新的賽道。
          
          經過十余年的發展,B站已經成為一個技術、運營、管理比較成熟的平臺,可以為傳統主流媒體的入駐和發展提供良好的土壤,為其今后的發展提供有力的平臺支持。通過與新型平臺的合作,有助于傳統主流媒體依托外部智能技術、搜索引擎、用戶特征、將內容以更加快速、有效的方式傳遞給更多年輕用戶,形成有效傳播。
          
          B站:讓年輕人愛上學習
          
          2020年五四青年節之際,B站發布“獻給新一代的演講”——《后浪》,并在央視一套《新聞聯播》前黃金時段播出,“后浪”一度成為網絡熱詞,在年輕群體朋友圈呈現“刷屏”效果,打破了原有的圈層交流隔閡,使得B站成為社會人士和理解“Z世代”的重要窗口。
          
          據說,很多平時在學校里經常逃課的學生,在B站上聽課特別認真,每節課必打卡;甚至有很多就讀于一流大學的年輕人,也喜歡自稱“大學畢業于B站”,說母校給了他文憑,“B站大學”給了他學習的熱情。
          
          先來說說B站上開課的UP主。你別看他們好像是“野生的”,其實這里有一般大學都請不來的行業大牛。有一門很火的課叫“實用機器學習”,講人工智能的。這門課的主講人叫李沐,是亞馬遜的首席科學家、人工智能領域的超級大咖。他在斯坦福大學開設了這門課,然后在自家車庫里專門搭建了攝影棚,用中文把這門課重新錄制一遍,同步上傳到B站,供大家免費學習。想想看,不用千里迢迢去留學,在家里就能免費學到斯坦福大學的最新課程,這是什么感覺?據說不只是學生,連AI專業的博士生導師都在追更這門課。還有人對李沐喊話,建議他直接在B站帶研究生!
          
          除了資歷豐厚的行業大咖,在B站開課的人可能自己還是一名學生。比如UP主鬼谷藏龍,他是中科院神經所的在讀博士,他在B站上講生物學知識,不但有趣,而且在學術嚴謹性上不輸給正規課堂,往往一個科普視頻里就附上了30篇參考文獻。
          
          同樣是講知識,但B站課程的講法和傳統課堂很不一樣。傳統課程上,知識是按照學科體系來交付的,先說個概念,再進行名詞解釋,最后舉個例子。而B站課堂上,知識往往是圍繞問題展開的。比如在“羅翔說刑法”系列中,有人問,李四蹭了張三的網絡,這種行為構成違法嗎?羅翔老師就調用多個層次的刑法知識,來解答這個問題。再比如,有人問一個叫“畢導”的UP主:打麻將如何最大概率贏牌?“畢導”會調用概率論的多個知識點,來推導出不同牌局的出牌策略。
          
          據數據統計,B站的課程非;鸨挠辛殖蠋煹“跨學科通識課程”,1475萬次播放;羅翔老師的“刑法悖論十講”,1425萬次播放;沈逸老師的政治學課程“白宮里的主角們”,1238萬次播放。
          
          再來說說B站的同學們,他們的特點,是不分專業、跨界互動。比如,在B站開課的趙斌老師,他是復旦大學的生態學教授。他在大學里的“正牌學生”每年只有十多個,大家的學科背景相似,很難有跨學科溝通的機會。而當趙斌教授把知識搬到B站,他的粉絲當中各個年齡、各個專業、各個行業背景的人都有,再加上B站獨特的彈幕文化和社區生態,他的課經常會引發跨領域,甚至跨時空的熱烈討論,同學們相互激發,互為師長。
          
          隨著CCTV9紀錄片頻道、知名高校和研究機構教授、專家等紛紛進駐B站成為“UP主”,進一步拓展了B站原有的娛樂和分享功能,為原本枯燥無味的“高大上”的知識內容提供了接地氣的展示機會,增強了平臺的知識性、趣味性和互動性,拉近了主流文化與年輕群體的距離,同時弘揚了熱愛祖國、熱愛科學的主旋律。教授、專家進駐B站,用或通俗或有趣的視頻方式,講授科學、歷史、人文、社會知識及考研、考公等包羅萬象的輔導課程,使得B站正在成為年輕人群自我發現、自我提高、健康成長的新平臺。(文/陳宇宏)
        責任編輯:艾米杰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盲盒經濟”背后的消費邏輯

        首頁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

        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郭毅新 陜西眾致律師事務所陜公網安備 61010202000257號

        不许穿内裤方便我做 H
        <listing id="9j7hh"><ruby id="9j7hh"></ruby></listing>
          <pre id="9j7hh"><ruby id="9j7hh"><b id="9j7hh"></b></ruby></pre>

          <track id="9j7hh"></track>

          <big id="9j7hh"></big>

            <track id="9j7hh"></track>

            <p id="9j7hh"><ruby id="9j7hh"><ruby id="9j7hh"></ruby></ruby></p>
            <noframes id="9j7hh"><pre id="9j7hh"><ruby id="9j7hh"></ruby></pre>

              <big id="9j7hh"><strike id="9j7hh"><span id="9j7hh"></span></strike></big>

              <track id="9j7hh"><ruby id="9j7hh"><rp id="9j7hh"></rp></ruby></track><track id="9j7hh"></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