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9j7hh"><ruby id="9j7hh"></ruby></listing>
    <pre id="9j7hh"><ruby id="9j7hh"><b id="9j7hh"></b></ruby></pre>

    <track id="9j7hh"></track>

    <big id="9j7hh"></big>

      <track id="9j7hh"></track>

      <p id="9j7hh"><ruby id="9j7hh"><ruby id="9j7hh"></ruby></ruby></p>
      <noframes id="9j7hh"><pre id="9j7hh"><ruby id="9j7hh"></ruby></pre>

        <big id="9j7hh"><strike id="9j7hh"><span id="9j7hh"></span></strike></big>

        <track id="9j7hh"><ruby id="9j7hh"><rp id="9j7hh"></rp></ruby></track><track id="9j7hh"></track>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春走高西溝

        發布時間:2022-04-02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黃土溝壑中高西溝村滿眼綠色

          2月21日,榆林市林業和草原局發布一則消息:“2022年起,榆林市推廣米脂高西溝生態治理樣板,計劃每年打造20個生態振興示范村,每村投資1000萬元。到2025年,全市將建成80個特色鮮明、美麗宜居的森林鄉村。”
         
          在這個春季,米脂縣高西溝村,再一次備受矚目,成為全省乃至西部地區類似縣區學習的榜樣。
         
          2021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到榆林市米脂縣高西溝村考察時指出,“高西溝村是黃土高原生態治理的一個樣板。”沿著總書記的足跡,在這個萬物復蘇、春暖花開的季節,記者走進高西溝村,探尋這個小山村60年的發展密碼。
         
          初春陜北,天高云淡。陜西省榆林市米脂縣銀州街道高西溝村的山梁上,松林蒼翠,松濤陣陣。60年前的1962年1月18日,人民日報發了長篇通訊——《山區生產的生命線——米脂縣高廟山公社高西溝生產大隊水土保持工作調查》,詳細報道了高西溝治山治溝、保持水土的經驗做法,引起全國關注。
         
          翻開高西溝村的奮斗史,這個面積4平方公里,有山峁40座、溝岔21道,屬于典型的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區的陜北小山村,90%以上的耕地坡度在20度左右,曾經植被稀少,土地瘠薄,水土流失嚴重。“不向黃河輸入一粒泥沙”,高西溝人鄭重向全國人民許下諾言。60年來,四任村班子帶領村民堅持治山治溝、封山禁牧、綜合治理,鋪展開一幅美麗的綠色畫卷,全村林草覆蓋率目前已達70%。
         
          從“山上光禿禿、年年遭災荒”到“層層梯田盤山頭、片片林草蓋坡洼”,舊貌和新顏對比鮮明。這些年,陜西綠色版圖向北延伸了400多公里。高西溝村的成績單也喜人:“60年來泥不下山,洪不出溝,不向黃河送泥沙。每次降雨量都比周邊村子多兩三毫米。”
         
          治溝治坡
         
          一道梁、一面坡、一條溝連片治理,以林固土、以草養牧、以牧肥田,促進農林牧協調發展
         
          走進窯洞,盤腿上炕。從窗口望去,對面山上松林茂密,早已不見當年的光禿。“來之不易呢!拍崖畔、筑地埂、挖水溝、壘埝窩,這可是咱村幾代人干出來的。”撫今追昔,年過七旬的村民高錦仁感慨萬千。
         
          地處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區,高西溝坡陡溝深、十年九旱。上世紀50年代初,村民們上山開荒、播種,“簸箕大的空地也不放過”。當過20多年村干部的高錦仁說:“本以為‘多刨一個坡坡,多吃一個窩窩’,不想卻是廣種薄收、地越刨越窮,小時候常聽父輩抱怨,‘春季種不完,夏季鋤不完,忙得團團轉,肚皮裝不滿’。”
         
          “山上光禿禿,溝底亂石頭。小雨滿坡流,大雨沖成溝”,過度墾荒導致村里溝壑縱橫、黃土裸露,水土流失加劇。每次雨后,大量泥沙注入無定河,向黃河流去。
         
          痛則思變。高西溝人決定不再墾荒,開始探索治溝、治坡。
         
          先在溝里打壩,本想攔泥攔水,不料山洪一來,全沖毀了。“治溝不治坡,還是一場空。”大伙兒總結教訓,遂又在山上修坡式梯田、打埝窩。但因山的坡度沒有改變,經洪水沖刷后,多數梯田出現垮塌。
         
          “實踐證明,不能跟老天爺對著干,更不能想當然,要在尊重自然、順應自然的基礎上,探索系統的治理辦法。”高祖玉時任高西溝生產大隊隊長,當年常跟隨農業、林業、水利等方面專家學習,“我們在全面調查的基礎上,明確了溝坡兼治、治坡為主的做法,就是以治理坡面為主,修水平的臺階式梯田,同時在溝道節節筑壩、層層攔蓄,淤地種植。”
         
          一道梁、一面坡、一條溝,連片治理。1958年初,高西溝人在孫家梁打壩,山溝溝里頭,镢頭把掄圓,架子車裝滿,到處是熱火朝天的勞動景象,F年81歲的姬秀珍當時剛嫁到高西溝不久,便投入修田、打壩勞動中。她帶領8個姐妹成立“女子打夯隊”,一副好嗓門渾實又清亮,喊得姐妹們士氣大振,被大伙兒親切地稱為“鐵嗓子”。
         
          “溝底打了壩,天旱地不怕,淤積一寸泥,可頂百擔肥。當時周邊村民說‘有女不嫁高西溝,修田打壩太苦累’,但我覺得值!”說起過往,姬秀珍老人來了精神。
         
          “我們堅持修一畝、成一畝、用一畝,一座座水平梯田修得堅實、平整,保留了七成以上的熟土,梯田外緣還增修了地邊埂。”年過九旬的高祖玉回憶道,“因地就勢修建水平梯田、打壩淤地,1958年當年便實現糧食增產,大伙兒的干勁更足了。”

        高西溝生態園

          持續治溝治坡,涵養了水土,增加了糧食產量,但新的問題隨之而來:想產更多糧,就要多施肥,肥從哪來?養牲畜。牲畜吃啥?種牧草……究竟怎樣合理地利用水土資源,怎樣充分挖掘土地潛力,在哪里修水田,在哪里淤壩地,在哪里植樹,在哪里種草……高西溝人邊干邊想法子。
         
          “比如,村北的山坡向陽,坡度緩、土質好,宜發展農業生產;村南的陰坡,土質略差、坡度陡,宜發展林牧業。”高祖玉帶領大伙兒將前些年開墾的低產遠坡地種上林、草,規劃發展林牧業。
         
          “山上緩坡修梯田,溝底淤地打壩埝,高山遠山種林木,近山陽坡建果園,棄耕坡地種牧草,荒坡陡坬種檸條”,經過20多年探索實踐,高西溝村因地制宜、地盡其用,推動農、林、牧業協調發展。高祖玉將之稱為“三三制”模式:堅持宜糧則糧、宜林則林、宜牧則牧,全村1/3土地種植糧食,1/3植樹造林,1/3種草養畜,形成以林固土、以草養牧、以牧肥田的格局。
         
          溝坡兼治,農林牧結合,高西溝人少刨了“坡坡”,多吃了“窩窩”。截至上世紀70年代末,村里約1050畝的生態林和經濟林長勢良好;1000畝草地里,苜蓿、草木棲等牧草生長旺盛,促進了畜牧業發展;1070畝良田面積僅為退耕前的1/3,但精耕細作,全村糧食年產量較墾荒時增加了3倍。
         
          不僅告別了廣種薄收,生態環境也大為改善。“經過綜合治理,這里的40座山峁、21道溝岔早已郁郁蔥蔥,實現了‘泥不下山,洪不出溝’。”高錦仁說。
         
          護綠種果
         
          守護綠色家底,發展特色產業,促進生態和經濟協調發展
         
          跟隨高西溝村護林員高錦衛巡山,但見山路兩側林木挺拔、虬枝蒼勁。“上世紀70年代,村里的坡梁上已泛起點點綠意,我們從那時成立了護林隊,守護這片林子。”高錦衛說。
         
          “當時村里新栽下600多畝松樹,許多幼苗個頭不足一尺高,卻是全村人的寶貝疙瘩。林外設立了警示牌,巡護員帶頭巡護,大人小孩自發加入,見有放牧的,老遠便打招呼不許進入林子。”高錦衛說,當年村里對劃定的林地、草地等實施封山禁牧,堅持保護優先、封育結合,一直持續至今。
         
          既精心守護綠色家底,也積極推動綠色蝶變。擔任高西溝村黨支部書記26年來,66歲的姜良彪帶著村民管綠護綠,也一直在思考:如何把生態治理和發展特色產業有機結合起來,將生態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發展優勢?

        高西溝村的蘋果喜獲豐收

          2006年,姜良彪參加了一次農業技術培訓會,聽延安市洛川縣一名村黨支部書記分享當地發展蘋果產業帶動村民增收的經驗。“人家村子蘋果種得好,村民人均年收入上萬元,我們能不能拜師學藝?”姜良彪有些動心。
         
          會后,姜良彪邀請洛川縣的農技師來到村里。一番踏查,發現高西溝土層深厚、質地疏松,富含有機質且利于排水,加上光照充足、晝夜溫差大,適宜蘋果種植。2007年,高西溝開始嘗試種蘋果樹,村民剪枝、套袋,更新改造老果園……不出幾年,紅彤彤的果子掛滿山頭,高西溝人嘗到了甜頭:“‘黃元帥’‘紅元帥’,山地蘋果是我們的‘金蛋蛋’。”
         
          55歲的村民高治宏便是蘋果種植戶之一。“蘋果不甜不要錢!”清晨,村附近的集市上,高治宏夫婦起了個大早,將蘋果、梨等在攤位前一字擺開。
         
          “我爹今年92歲,當年參加打壩、修梯田時,生產大隊發了黑面饃饃,他舍不得吃,拿回來給我。”高治宏感慨,“如今生活早變樣了。我家里有40畝果園,種了蘋果、梨、葡萄等,這些年趕上好年景,一年能掙10萬元。”
         
          說起兒子高振雄,高治宏也很欣慰:“他闖勁兒大,買了兩輛大貨車,在榆林市區搞水果運輸,我們一家人都跟水果結下了緣分。”
         
          高治宏一家的生活變化,折射出村里產業結構的轉型升級。“老一輩高西溝人治山治水,打下豐厚的綠色家底,我們要在管綠護綠、鞏固生態資源優勢的基礎上,探索生態與經濟協調發展,帶動群眾增收致富。”姜良彪思路清晰,“通過綜合治理,保證水土不流失;打壩淤地,保證退耕不反彈;多種經營,保證收入不減少。”
         
          截至目前,高西溝村共栽植山地蘋果等經濟林約1000畝,2020年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1.8萬元。
         
          農旅融合
         
          發展鄉村生態旅游,促進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推動鄉村全面振興
         
          晌午時分,沿著高西溝的村道散步,溝里一塊壩地映入眼簾:金色陽光下,一片紅褐色的山桃樹枝干茁壯,長勢良好。
         
          “這片地種什么、怎么種,還有段故事哩。”高西溝村駐村第一書記常靜說,2015年,村里一戶村民承包這塊壩地時,曾承諾種油菜花,發展休閑觀光旅游。不料,當年栽下的油菜沒熬過凜冽寒冬,大多凍死了,壩地也撂了荒。
         
          地荒著,大伙兒都心疼。村里召開村民代表會議,會上同承包戶討論商量后,決定來年試種山桃樹、油用牡丹、玫瑰、月季等。“土壤、氣候等條件更適合種這些,既有經濟價值還有觀賞價值,有助于吸引游客。”常靜說。
         
          沿著村道前行,溝底一片水庫頗為惹眼。水岸邊,松柏蒼勁,蘆葦已泛黃,加之山梁背陰處的點點白雪,宛如一幅水墨畫。“過去,這座水庫主要用于灌溉。如今在不影響灌溉功能的前提下,這里發展休閑旅游,每逢節假日,常有客人來游玩。”常靜說。

        以“生態高西溝·歡樂過大年”為主題的文藝匯演活動

          近年來,高西溝村依托自身生態優勢,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產業,建成水土保持生態展覽館、蘋果采摘園、盤山梯田觀光點等10余處景點,游客可在林區自助采摘蘋果、葡萄等應季水果,還可以體驗住土窯洞、吃農家飯、干農家活。
         
          走進村民高錦武家的小院,一陣香氣撲鼻而來。夫妻倆正忙得熱火朝天:妻子常竹平做特色小吃,炸油饃、蒸丸子、壓饸饹面;高錦武負責燉土雞、燒排骨……“游客喜愛咱這里的農家小吃。”高錦武說,遇到節假日,兒子、媳婦也從縣城回來幫忙,最多時一天接待了130多人。
         
          “有些村民給兒子娶媳婦,把自家窯洞裝修得漂漂亮亮。孩子平日不在家,這些窯洞資源也可以盤活利用。”常靜介紹,村里選出48戶接待戶,滿足來村游客的住宿需求,“每人每晚30元,全村可接納200多人住宿。”

        高西溝村蘋果展銷活動

          環境美了,口袋鼓了,笑容多了。幾十載不懈奮斗,如今的高西溝“層層梯田盤山頭,陣陣果香飄滿溝”,村民們吃上了生態飯。2021年,全村接待游客8萬人次。
         
          常靜說:“下一步,我們將持續打造蘋果采摘園、盤山梯田觀光等生態農業景觀,促進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探索‘產、村、人’和諧、‘居、業、游’共進,全力推動鄉村全面振興。”
         
          “我們將結合縣域實際,通過示范引領、梯度推進、分類施策,因地制宜推廣高西溝生態治理經驗。”米脂縣委書記王曼華表示。
         
          接續奮斗
         
          村黨支部“四任班子三代人”,一任接著一任干,促進綠色發展
         
          行至高西溝村谷家梁,一片林子里松柏蒼勁、楊樹筆直,厚厚的落葉踩上去吱吱作響。“這是我們村的一片‘黨員林’。”高西溝村黨支部副書記高利東走到幾株油松、側柏前,逐一拍了拍樹干說,“這幾株是我當年栽下的,已經長這么高了。”
         
          高利東說,像這樣的“黨員林”村里已有約百畝。“村支部定期組織黨員上山植樹,同時鼓勵新發展的黨員入黨時種樹。”高利東說,2013年7月,自己光榮入黨,便上山種下了這幾棵樹。“種樹是為了讓我們親身體驗老黨員們治山治溝、植樹造林的艱辛,提醒我們不忘來時路,時刻保持老一輩艱苦奮斗的作風。”

        米脂縣首屆鄉村文化藝術節在高西溝開幕

          在深入學習、了解高西溝村史后,35歲的高利東感慨:“村黨支部‘四任班子三代人’,始終是凝聚、感召全村人接續奮斗的帶頭人。”
         
          “咱這陡坡溝壑,產的糧食都不夠吃,還栽樹?”上世紀50年代,村里提出退耕還林,一些村民一時想不通。
         
          “水土保持是發展山區生產的生命線。”第一任村黨支部書記高祖玉看得長遠,他帶著村里的黨員篳路藍縷20多年,探索出農林牧發展“三三制”模式。“這么多年過去,老書記帶領大伙兒創業奮斗的故事,仍在村子里口口相傳。”高利東說。
         
          上世紀80年代初,一些村民提議,參照農田包產到戶,將村里的生態林也分了,還有村民上山伐木,用來修自家門窗。
         
          “村里召開村民大會,批評教育盜伐者。在‘分不分’生態林的問題上,村黨支部態度明確:林不分,樹不砍,草不毀,由村集體負責管護。”作為當時支委會中最年輕的委員,姜良彪憶起往事仍難掩激動。
         
          隨后的十幾年,高錦玉、高增德兩任黨支部書記,繼續帶著全村人植樹造林、管綠護綠,推動實施封山禁牧,夯實了高西溝的綠色家底。1996年,姜良彪接過接力棒,成為高西溝村第四任黨支部書記。
         
          “當時村里沒有企業,農田分散,守著綠水青山,增收能力卻不強。”姜良彪說,“我們培育高西溝山地蘋果品牌,栽植適種的其他水果及經濟作物,發展鄉村旅游,探索將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
         
          米脂縣委改革辦專職副主任賀拓感慨地說:“四任村黨支部書記,一任接著一任干,堅持不懈開展生態文明建設、與時俱進發展農村事業,這才有了高西溝的好風景、好光景。”
         
          2021年初,高利東當選村黨支部副書記,成為支委會中最年輕的一員。“聽著老一輩高西溝人的故事長大,我們年輕一代要當好傳承者。”他在高職院校進修了農業生物技術課程,“我要把學到的新技術新理念,帶到高西溝的田間地頭,為村里發展現代農業、實現鄉村振興多作貢獻。”
         
          那片位于谷家梁的“黨員林”里,一株株新栽下的松柏迎風挺立,新征程上的高西溝故事正在續寫。(文/特約撰稿 高 炳   本刊記者 張永軍)
        責任編輯:決策網編輯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西部鄉村 春色正濃

        首頁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

        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郭毅新 陜西眾致律師事務所陜公網安備 61010202000257號

        不许穿内裤方便我做 H
        <listing id="9j7hh"><ruby id="9j7hh"></ruby></listing>
          <pre id="9j7hh"><ruby id="9j7hh"><b id="9j7hh"></b></ruby></pre>

          <track id="9j7hh"></track>

          <big id="9j7hh"></big>

            <track id="9j7hh"></track>

            <p id="9j7hh"><ruby id="9j7hh"><ruby id="9j7hh"></ruby></ruby></p>
            <noframes id="9j7hh"><pre id="9j7hh"><ruby id="9j7hh"></ruby></pre>

              <big id="9j7hh"><strike id="9j7hh"><span id="9j7hh"></span></strike></big>

              <track id="9j7hh"><ruby id="9j7hh"><rp id="9j7hh"></rp></ruby></track><track id="9j7hh"></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