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9dbz7"><ruby id="9dbz7"><span id="9dbz7"></span></ruby></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pre id="9dbz7"></pre>
    <p id="9dbz7"><strike id="9dbz7"><b id="9dbz7"></b></strike></p>
    <track id="9dbz7"></track>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分享經濟時代的商業新思維

    發布時間:2020-06-28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我們忙碌下的生活,最終為什么買了單。”紀錄片《國際大牌成本揭秘》中有這樣一段旁白。它揭露了一件產品從制造商到達消費者手里,經歷了多個層層議價環節。它投射出消費者讓商品回歸本身的價值,追求優質產品性價比的一種既往。
     
      所謂C2M,是“從消費者到生產者”(CustomertoManufacturer)的簡稱,它是平臺與廠商合作組織產銷的一種模式。顧名思義,這種模式的特點是通過互聯網對消費者的信息進行搜集、整合,從中分析出消費者的需求狀況,然后將這些信息發送給制造者,生成訂單。與常見的銷售模式不同,C2M跳過了品牌商、代理商、最終銷售終端等渠道和中間環節,因而可以實現對中間成本的節省。
     
      通常來說,在一個商品的最終價格中,有一大部分是要支付中間成本的。如果能將這一大塊成本成功砍掉,那么制造商和消費者就有可能實現“雙贏”——前者可以讓自己的商品更有競爭力,從而獲得更高的利潤;而后者則可以買到價格更低的商品,從而實現更高的消費者剩余。
     
      C2M到底是什么樣的生態變化
     
      我們需要從兩個視角來看這個問題,一個是電子商務的演化過程,另一個是工業互聯網。
     
      電子商務從企業組織形態的發展來看,它主要經歷了家庭手工勞動作坊、工廠作坊、簡單的工廠制度、合股公司、企業團體、虛擬企業等多個階段。自從電子商務產生以來,就以其獨特的競爭上風帶來了企業組織形態的巨大變革,使得傳統的實體企業為適應競爭的需要不得不向電子商務組織演變,電子商務組織形態為了適應發展的需求,也不斷在發生變化和自我完善。
     
      電子商務最早是賣一些閑置物品為主,主要的業態是C2C。為了做好C2C溝通,淘寶甚至把當時周邊的及時溝通工具都做了,最具有代表的是阿里旺旺。然后由于交易經常遇到欺詐,淘寶又做了支付寶,成為交易第三方。
     
      淘寶的第二階段,是發展B2C甚至B2B,比如我們熟知的天貓。當時馬云多次強調,阿里不是電商公司(B2C),其核心認知是:阿里是幫助中小企業成長的公司。本質上,淘寶的發展是流量的聚集,和需求的快速滿足。淘寶發展的兩個階段,都和互聯網發展有極大的關聯,第一次是寬帶的普及,使淘寶的用戶突破了一億人。第二次是4G的普及,使淘寶2015年雙十一日活用戶過億。流量和商家聚集在平臺,第三方支付保障交易公平,物流體系快速匹配,這便是淘寶的優勢。
     
      淘寶朝著國際化方向發展之后,低質高量的領域產生了市場空白,于是拼多多用騰訊的流量,拿風投的錢燒補貼,很快就打開了局面。在疫情的大考之下,京東物流和順豐速運這兩個快遞平臺更是在特殊時刻,讓他們的優勢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凸顯,效率極高的他們,真的是幫助人們解決了醫療物資和生活物資。
     
      總之,發展到當前階段的,其實都還是流量生意+服務流量周邊的生意,生產方式并沒有發生變化。
     
      而5G+IoT技術已經很到位,完全可以快速地改造生產商的訂單響應技術。那么這個時候C2M就來了,C2M戰略要依托核心數字化能力,幫助產業帶工廠升級為超級工廠,驅動產業帶源頭工廠直供,最終讓消費者可以持續購買到便宜的好貨。便宜好貨按需定制,其實是新消費時代下的一種重要消費訴求。
     
      C2M的萌芽早就存在于我們的生活中 為何最近才被提起
     
      C2M的萌芽早就存在于我們的生活中,包括服裝、家具和汽車的個性化定制,都是C2M模式的探路者。早在2012年,阿里巴巴的前參謀總長曾鳴教授和阿里巴巴資深專家宋斐就曾一起在《哈佛商業評論》上發表過一篇題為《C2B:互聯網時代的新商業模式》的文章。
     
      2012年的文章中曾經指出,生產組織要真正從廠商為中心轉向以消費者為中心,是需要若干個條件的:
     
      一是消費者需求的轉變。傳統的“小品種、大批量”的生產模式是與收入水平較低、以滿足生活必須為目的的消費需求結合在一起的。由于消費者的必須消費大致上是類似的,對于個性的要求不是那么高,因而制造商進行競爭的關鍵就是要壓成本、提效率,只要把最終的價格壓下來,就能在市場上勝出。但是當消費者的收入進一步提升之后,他們的需求就會升級,從滿足必須轉向到對個性化的追求。在這個階段,他們的需求就會多樣化、長尾化,C2M等以消費者為中心的商業模式才會有真正的市場。
     
      二是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即使消費者的需求發生了改變,開始對個性化有了訴求,如果不能及時捕捉這些需求,并將它們轉給制造商,整個C2M的過程就無法完成。而要實現這一切,技術,尤其是互聯網技術的發展顯然是不可或缺的。
     
      三是柔性化生產技術的普及。一旦制造商獲取了消費者的需求,下面的任務就是要根據這些需求組織生產。但是,這一切的實現并不簡單。如果消費者的需求過于多樣化,商品品類過于繁多,制造商對于產品質量的把控就會變得十分困難。一旦在某個參數上出錯,產品就可能難以滿足消費者的需求。
     
      四是社會化協作的實現。要實現商品從制造到銷售的整個流程,單單依靠制造商顯然是不行的,它還依靠采購、物流、分銷等各個環節的支撐。一旦客戶有了一個個性化的需求,制造商就要先根據需求實現采購,在進行生產后,還需要按照要求將產品交付物流,送到消費者手中。如果這些環節中的某一個不能實現,那么整個流程就可能無法運轉。
     
      如果我們將這四個條件逐一放到2012年前后進行對比,就會發現它們在當時并不具備。而在2018年前后,這些條件則開始變得陸續齊備:
     
      一是隨著收入的上升,人們的需求觀念已經發生了重大的改變。2012年,城鎮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是24565元,農村居民可支配收入是7524.94元;而在2018年,這兩個數字已分別上升到了39251元和14617元,比2012年分別上升了59.8%和94.2%。隨著錢包鼓起來,人們的需求開始變得更加追求個性化、品質化,消費升級由此成為了一個重要的話題。
     
      二是移動互聯網的興起。在2012年之前,PC是人們接觸互聯網的最重要途徑。由于PC的購置成本相對較高、操作相對復雜,因而人們上網的門檻是相對較高的。而在2012年之后,智能手機迅速普及,移動互聯網也隨之發展。人們接觸網絡的成本大幅降低,上網人數迅速攀升。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統計數據,2012年底,我國的上網總人口是5.64億,而在2018年底,這一數字已經上升到了8.29億。
     
      三是柔性化生產技術的成熟。在從2012年到2018年的這段時間內,包括工業互聯網、云計算、3D打印在內的多種技術都逐步邁向了成熟。這使得制造商可以更為柔性化地組織自己的生產,而這就為C2M的實現奠定了最為關鍵的技術基礎。
     
      四是社會協作效率的大幅度提升。這一點,很大程度上還是應該歸功于移動互聯網的普及。在移動互聯網普及后,人們的消費意愿得以有了更為便捷的表達,整個消費互聯網的活力被煥發了出來。隨著消費互聯網的蓬勃發展,為其服務的物流、金融等各個行業也開啟了加速發展。盡管這些行業的發展初衷是為消費互聯網服務的,但作為基礎設施,它們也同樣適用于產業互聯網,而整個C2M發展的社會基礎就由此奠定了。
     
      綜合以上幾點,我們就不難知道,C2M這個老觀念為什么要過去這么多年才能真正變得火熱了。
     
      C2M不是想做就能做
     
      盡管整個電商行業對C2M展現出極大熱情,但在短期內仍無法構建起真正的C2M模式。
     
      “在搭建C2M模式上,整個行業仍處于過渡階段,直到現在還沒有哪個平臺能夠實現個性化定制,各大電商平臺都是仍處于收集需求然后進行批量化生產,”一位接近淘寶特價版的消息人士表示,“這與成本問題直接相關,假設有一個客戶提出購買一個圓形冰箱的需求,這個客戶就要為此支付非常高的價格。因為工廠要為這件獨一無二的產品單獨開模,這個成本是非常高的,而能夠承擔這種開銷的客戶是十分有限的。”
     
      這也是業內提倡柔性生產的重要原因。
     
      相對于傳統剛性生產,柔性生產需要打破其單一品種大批量生產的規則,從而更加靈活的應消費者需求進行靈活。
     
      但在從業者黃少菁看來,要想真正實現C2M太難了:“現在很多電商都在做C2M,但與其合作的工廠都沒有改變批量生產的模式,只不過得益于電商平臺的大數據分析,工廠可以得知哪類產品具有成為爆款的品質,然后更有把握地進行產銷。但這并不是優化柔性供應鏈,沒有工廠會為了極少數消費者的需求去改進生產線,因為一套設備就要好幾十萬,這不劃算。”
     
      這位接近淘寶特價版的消息人士認為,如果消費者的個性化需求在工廠端可以按照標準化生產,C2M就有可能實現。
     
      “比如阿里巴巴這種擁有豐富工廠資源的平臺就有潛力達成這個目標。把圓形的冰箱分拆生產,平臺積累的資源越多,就越容易找到相應的生產線分開生產。每種個性化產品都讓工廠分工制造,在減輕工廠生產壓力的同時滿足不同消費者的需求。”他說。
     
      從淘寶當下的動作也能看出其對上游廠商資源的重視。
     
      比如,拼多多在進行“新品牌計劃”招商時,對合作工廠提出了較為嚴格的要求:需要擁有強大的供應鏈,在區域市場具有強競爭力;長期為國外一線品牌代工;在轉型內銷后,企業能穩定發展。
     
      相對于拼多多的高門檻,淘寶和京東則寬松許多。阿里巴巴副總裁、淘寶C2M事業部總經理汪海曾向媒體表示對合作方沒有設置特別的門檻,“只要是具備優質工廠生產能力的,我們都會盡我們一切的方式跟他們取得聯系。這也是我們平臺入駐最為核心的標準,即我們只關注你在這個領域是否有這樣專業的能力。”
     
      雖然淘寶的門檻較低,但尤其注重工廠在打造柔性供應鏈時要具備一定的生產能力,這是跑通C2M模式的關鍵一環。
     
      當下,電商平臺的很多工廠面臨著無法滿足需求量的問題。比如很多網紅開啟預售模式,但由于上游工廠出貨不及時,導致很多消費者退單。如果這樣的工廠過多,C2M就失去了降低庫存的特性。
     
      “工廠們都是根據電商提供的消費者趨勢信息先生產出一批產品,然后再接單銷售,不然延誤了發貨時間消費者就會退款。盡管電商為其提供的消費趨勢減輕了存貨堆積的風險,但由于并未按單生產,所以想要實現零庫存依然很難。”黃少菁分析道。(文/陳宇宏)
    責任編輯:劉玉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黑人大荫蒂图片,欧美久久XX丰满熟妇,男人和女人性高朝床叫视频
    <track id="9dbz7"><ruby id="9dbz7"><span id="9dbz7"></span></ruby></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pre id="9dbz7"></pre>
      <p id="9dbz7"><strike id="9dbz7"><b id="9dbz7"></b></strike></p>
      <track id="9dbz7"></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