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9dbz7"><ruby id="9dbz7"><span id="9dbz7"></span></ruby></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pre id="9dbz7"></pre>
    <p id="9dbz7"><strike id="9dbz7"><b id="9dbz7"></b></strike></p>
    <track id="9dbz7"></track>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防沙治沙:榆林走出中國經驗

    發布時間:2020-06-24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4月22日,陜西省林業局對外公布:陜西榆林沙化土地治理率已達93.24%。這一消息,媒體形象地喻為“毛烏素沙漠即將從陜西版圖‘消失’”。而早在2018年第24個世界防治荒漠化與干旱日紀念大會上,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局長張建龍指出:中國防沙治沙就是從榆林走出來的,榆林的成功經驗,對全國具有重要引領作用。
     
      創造奇跡,陜西“鎖住”毛烏素沙漠
     
      毛烏素沙漠是中國四大沙漠之一,又稱鄂爾多斯沙地、毛烏素沙地,總面積4.22萬平方公里,其中一半面積在陜西榆林境內。歷史上,這里曾水草豐美、牛羊成群,自唐代起至明清,由于人類的不合理開發利用,毛烏素地區逐漸變成茫茫大漠。
     
      新中國成立之初,榆林已經成為全國土地荒漠化和沙化危害嚴重的地區之一。當時,榆林沙化土地面積3600萬畝,流動沙地總面積超過860萬畝,流沙越過長城南侵50多公里。“風刮黃沙難睜眼,莊稼苗苗出不全。房屋埋壓人移走,看見黃沙就搖頭……”就是榆林地區惡劣生態環境的當時寫照——形成“沙進人退”的被動局面。
     
      1959年,陜西省治沙研究所在中國科學院沙漠考察隊的基礎上組建,并籌建了第一個治沙造林林場——陜北防沙造林林場,隨后榆林陸續在長城沿線設立了20個國營林場和10多個國營苗圃。中國防沙治沙,從榆林起步了。
     
      榆林的發展史是一部治沙造林史,榆林治沙造林史也是一部中國特色生態建設創業史。
     
      陜西省治沙研究所成立后,治沙專家聯合開展技術攻關,摸索出引水拉沙、沙障固沙、前擋后拉等系列治沙造林適用技術,攻克了樟子松引種栽培和大面積造林等多項技術,樟子松造林保存面積達到130多萬畝。1974年開創性地開展了我國流動沙地飛播造林種草試驗,累計完成飛播治沙900多萬畝。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榆林市遵循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依托退耕還林等工程,按照“全封、遠飛、近造”的工作思路,采取人工、飛播、封育相結合,植治、水治、土治相結合等綜合措施,相繼開展了“三年植綠大行動”“陜西省全面治理荒沙”“林業建設五年大提升”等治沙造林行動。在北部風沙區建成總長1500公里,造林175萬畝的4條大型防風固沙林帶,沙漠腹地營造起萬畝以上成片林165塊。新建以樟子松為代表的常綠針葉林180萬畝,完成“萬畝連接工程”52片,初步形成了帶片網、喬灌草相結合的區域性防護林體系。
     
      據第五次荒漠化和沙化監測結果顯示,榆林市沙化土地治理率93.24%,荒漠化土地面積比1999年減少472萬畝,每年發生30多次的沙塵暴已經幾乎不再發生,年揚塵天氣由100多天減少到10天以下。
     
      2157萬畝郁郁蔥蔥的樹林成功鎖住了860萬畝流沙,林木覆蓋率從0.9%提高到33%,成為我國第一個完全“拴牢”流動沙地的省份,實現了從“沙進人退”到“綠進沙退”的轉變,書寫世界治沙奇跡。
     
      實現“綠進沙退”還遠遠不夠。陜西省林業局局長黨雙忍還指出,“作為自然地貌,毛烏素沙地不是真的消失,只是流動沙丘全部得到固定。這些治理成果還屬人工干預,尚需加快沙區生態系統的正向演替,實現自我循環發展,從根本上改變沙區生態面貌。”
     
      治沙英雄輩出,全國“勞模”涌現
     
      榆林的治沙造林史是一部生態建設人民英雄史。
     
      幾十年來,榆林治沙群眾憑借堅強毅力、超常的干勁與浩瀚無垠的荒漠和肆虐無情的風沙進行抗爭,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和心血,譜寫了一曲曲感天動地的人生樂章。
     
      牛玉琴是一個從無豪言壯語、絕少慷慨陳詞的農家女子。從1985年承包萬畝荒沙以來,她貸款雇人,人背驢馱,治沙11萬多畝。1993年,她被聯合國糧農組織授予“拉奧博士獎”。1996年,她受聯合國防止沙漠公約組織邀請,登上了莊嚴的聯合國講壇。
     
      “一生只做治沙這一件事”的全國治沙英雄石光銀,1984年響應中央治理“五荒地”的號召,毅然把家搬到海子梁鄉沙漠面積最大的四大號村,帶領7個伙伴一頭扎進茫茫沙海,演繹了可歌可泣的治沙壯舉。30多年來,石光銀帶領一干陜北硬漢,累計承包造林25萬畝,在國營、集體荒沙堿灘上種活了各類植物5300多萬株。他被聯合國糧農組織授予世界林農杰出獎,被授予全國勞動模范榮譽稱號,獲得全國治沙英雄等60多個獎項。
     
      不僅僅是石光銀和牛玉琴,榆林還走出了中國治沙史上的眾多治沙英雄,從上世紀的惠中權、李守林、漆建忠、朱序弼到新世紀的杜芳秀、張應龍、李增泉……這一大批治沙英雄和先進集體,以超人的膽略和氣魄,孕育、磨練出“不畏艱難、敢于斗爭、矢志不渝、開拓創新”為內涵的榆林治沙精神。
     
      人進沙退,榆林走出防沙治沙“中國經驗”
     
      如今,榆林實現了從“沙進人退”到“綠進沙退”的轉變,也走出一條防沙治沙的“中國經驗”。
     
      “中國經驗”的背后,是科研人員與治沙群眾數十年的艱辛摸索,是群眾汗水和科學智慧的結晶。當年,他們面對寸草不生的茫茫大漠,從榆林地名著手,從點滴的、零星的沙柳檸條等沙生植物中尋啟示,堅持適地適樹,良種壯苗;他們根據榆林的自然環境與立地條件,總結出不同地形地貌的治理辦法,指導群眾逐漸從單純防風固沙植樹造林到發展多種楊、柳、榆、杏、果等經濟林和果園,不斷優化林木結構。
     
      數十年來,林科專家們穿梭于大漠之中、溝壑山區、鹽堿灘上,成為備受人民尊敬的“綠色精靈”“綠色使者”。他們不僅治沙改土、植樹種草,還在積極引進新品種、科學布局林產業,引導榆林人民向沙漠要環境,向沙漠要產業、要效益。早在1973年就建立了西北地區唯一的樟子松良種基地——榆林市樟子松種子園。后來,又成立了“榆林市長柄扁桃工程技術研究中心”,著力開發長柄扁桃產業;建成了林業科技創新示范園,開展了大櫻桃、黑枸杞、美國紅樹莓等11個項目的試驗研究。
     
      如今,榆林已經初步形成“東棗、西薯、北種、南豆”的特色產業格局,不斷發展壯大“草、羊、棗、薯”四大主導產業。目前,全市各類經濟林面積達400萬畝,其中紅棗170萬畝、“兩杏”80萬畝、山地蘋果65萬畝、長柄扁桃40萬畝、核桃32萬畝、海紅果5萬畝,架構起獨具特色的經濟林果產業主框架,形成紅、黃、綠各色相融的經濟林果產業新形態。
     
      數十年治沙久久為功,“榆林綠”鎖住了毛烏素沙地。數十年來,“榆林經驗”不斷向內蒙古、寧夏、甘肅等省區推廣,在國內外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榆林治沙經驗由此走向全國,走向世界。(文/本刊記者  張義學)
    責任編輯:劉玉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黑人大荫蒂图片,欧美久久XX丰满熟妇,男人和女人性高朝床叫视频
    <track id="9dbz7"><ruby id="9dbz7"><span id="9dbz7"></span></ruby></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pre id="9dbz7"></pre>
      <p id="9dbz7"><strike id="9dbz7"><b id="9dbz7"></b></strike></p>
      <track id="9dbz7"></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