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9dbz7"><ruby id="9dbz7"><span id="9dbz7"></span></ruby></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pre id="9dbz7"></pre>
    <p id="9dbz7"><strike id="9dbz7"><b id="9dbz7"></b></strike></p>
    <track id="9dbz7"></track>

    西部決策網-西部大開發雜志社官網

    自然之美

    發布時間:2018-10-18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秦嶺,在地理版圖上,是中國的幾何中心,如果把東西走向的秦嶺作為橫軸,把從內蒙南下的黃河作為豎軸,華夏文明龐大的坐標系原點華山巍峨聳立在秦嶺的中央。在地質版圖上,秦嶺東西綿延1600多公里,西部走上青藏高原,東部直達華北平原,將中華大地“一分為二又縫合為一體。”賈平凹先生在《山本》中,這樣描述:“秦嶺,統領著中國的南方和北方,提攜著黃河和長江”。在生態版圖上,秦嶺是中國重要的生態功能區,不僅是“生物基因庫”,更是人類的寶庫,在調節氣候、保持水土及涵養水源等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其生態安全、水安全、文化安全已上升到國家戰略高度,秦嶺保護進入新時代。

      山之美

      秦嶺山脈橫亙在中國版圖中央,屬于中國的中央造山帶。中央造山帶由西昆侖造山帶、東昆侖造山帶、西秦嶺造山帶、東秦嶺造山帶和大別山造山帶“五大造山帶”構成。秦嶺是中央造山帶地質構造的中央地帶,平均海拔2000多米,主峰太白山海拔高度3771米,連接著中國東部和西部、北半部和南半部。高大的山體阻滯冷暖氣流的南下北上,是中國南北氣候的過渡地帶。秦嶺也是控制中國南、北水文、植被、生態乃至人文的等地理要素的天然界線。

      6億年之前,秦嶺區域是一片汪洋大海,華北和華南還是隔海相望的兩塊陸地。在經歷過3次大型的南北方向構造運動擠壓、碰撞、拼接之后,于2.7億年左右,隔海相望的華北和華南通過秦嶺板塊縫合在一起,牽手于中國的中央。秦嶺海洋以推“手風琴”方式關閉,從東向西、從北向南將海水擠出,褶皺隆起成為山脈。從2.7億年至今,秦嶺經歷了2次大型的東西方向構造運動的疊加,發生陸內差異升降作用。升高的山體成為山峰,如太白山、華山、嵩山等;斷陷的地塊成山間盆地,如漢中盆地、安康盆地、鎮旬盆地等。這種先后經歷兩個方向構造運動的現象,張國偉院士稱為“立交橋”模式。漫長的構造演化、復雜的構造過程,豐富的巖石種類,秦嶺有“中國地質博物館”的美稱。也造就了豐富的鉬礦、金礦、鉛鋅礦、銅礦等資源,成為中國重要的礦產資源基地。

      秦嶺的氣候過渡帶特點,太白山表現最為明顯。太白南坡:山麓為亞熱帶,中部為暖溫帶,再往上依次出現中溫帶、冷溫帶,到太白山頂附近便是亞寒帶。太白北坡:山麓為暖溫帶,山中為中溫帶、以此向上為冷溫帶、亞寒帶。古詩云:“朝辭盛夏酷暑天,夜宿嚴冬伴雪眠。春花秋葉鋪滿路,四時原在一瞬間。”“山腳盛夏山嶺春,山麓艷秋山頂寒,赤壁黃綠白蘭紫,春夏秋冬難分辯。”就是對太白山氣候垂直帶千變萬化的描寫。在同一高度秦嶺南坡氣溫明顯高于北坡,出現了“山前桃花山后雪”的現象即山南溫暖而山北寒冷,唐代詩人劉元載在《早梅》中借助山體兩側的梅花來表現這一差異:“南枝向暖北枝寒,一種春風有兩般”。

      水之美

      秦嶺是中國的“中央水庫”。秦嶺既是黃河流域和長江流域的分水嶺,又是黃河流域和長江流域的粘結劑。渭河、漢江、 嘉陵江、伊洛河等 80 余條支流發源于秦嶺。幾千年來,秦嶺水持續的澆灌著華夏文明之樹,中華文明的繁榮發展離不開秦嶺之水。無論是過去以長安為帝都的周秦漢隋唐,還是現在的國際化都市——大西安,抑或是“絲路核心經濟區”——大關中、陜西,及至現代的首都北京,乃至華北平原,無不以秦嶺為水源地。

      司馬相如《上林賦》以“八水繞長安”來描述漢長安的水生態、水環境和水景觀。在這著名的“八水”之中,其中六水,源于秦嶺之終南山,F代西安市提出“八水潤西安”的藍圖,為我們描繪了一個“城在水中,水在城中”的現代化生態美麗城市。實現“八水潤西安”的水生態盛景,用“上林八水”只能是“飲鳩止渴”。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八水之外秦嶺北坡的黑河水、石頭河水,秦嶺南坡的湑水河、褒河、紅巖河水先后被引入西安,改善城市的生態環境。至此,潤西安的河流已經達到13條。2018年,西安人口突破千萬人,“引漢濟渭”工程加緊實施,正在從漢江干流通過“黃金峽水庫”、漢江支流子午河“三河口水庫”調水入關中。秦嶺南坡子午河加入潤西安的行列,漢江南岸大巴山的支流之水也通過“南水北調”滋潤西安,未來滋潤西安、關中的秦嶺河流將達到17條。

      秦嶺不但是西安、關中的重要水源地,也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主要水源涵養區。“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源于秦嶺山脈,北上1277km,將清澈的“漢江水”從“丹江口水庫”輸送給華北平原,送到北京的團城湖。解決北京、天津、石家莊、鄭州等沿線20多座城市的缺水問題,成為“中國水塔”。2014年12月12日通水以來,調水入渠量達到150億立方米,惠及北京、天津、石家莊、鄭州等沿線19座大中城市,5310萬居民喝上了南水北調之水。在北京,南水北調水占城區日供水量的73%。2018年4月開始,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向沿線受水區生態補水,向天津、河北、河南生態補水 8.68 億立方米。及時有效緩解了沿線白河、清河、澧河、瀑河、滹沱河、七里河、滏陽河、北拒馬河等31條河流“饑渴”狀態,涵養了水源,補充地下水,修復區域生態環境,改善河流生態,使這些區域河流重現生機。

      綠之美

      秦嶺居中國中央,東西綿延1600多公里,南北跨度90多公里,森林覆蓋率60%以上,創造了一個北緯32-35度間的“綠色奇跡”,是中國“中央綠肺”。秦嶺聚集了從亞熱帶與寒溫帶的植物類型,是青藏高原、西南、華中、華北等多種植物區系的交匯區,也是我國陸地古北界和東洋界兩大動物區系交匯區。秦嶺生物物種多樣成為全球保護生物多樣性的關鍵地區之一。

      在《全國主體功能區規劃中》,秦嶺被確定為17個重要生物多樣性生態功能區之一。秦嶺面積只有全國的1%多,種子植物197科,1007屬,3446種,分別占全國同類總科數的65.23%、總屬數的33.79%、總種數的14.04%。有紅豆杉、獨葉草、華山新麥草、蕙蘭、春蘭、大葉杓蘭、毛杓蘭、紫點杓蘭、綠花杓蘭、扇脈杓蘭、大花杓蘭、西藏杓蘭、細葉石斛、細莖石斛、鐵皮石斛、華西蝴蝶蘭等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植物。秦嶺有各種菌類 270 余種;各種苔蘚 440 種4 亞種 21 變種 1 變型;各種地衣 425 種;各種蕨類 312 種 20 變種 8 變型。

      森林中多種環境因子(如溫度、濕度、空氣、光照、聲音等)之間協同作用,通過人的五感(視覺、嗅覺、聽覺、觸覺以及味覺)對人體健康產生影響。目前森林療養是建設“健康中國”的重要組成部分,森林療養活動的普及對于提高全民族的健康水平、建設“健康中國”具有特殊意義。

      生靈之美

      秦嶺特殊的地理位置、多樣的氣候、茂密的森林與植被、充沛的水資源,為多種動物的生存繁衍提供了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造就了東西承接、南北過渡、四方混雜、相互滲透、種類繁多、別具特色的物種多樣性。秦嶺因此被稱作世界級的“生物基因庫”。

      秦嶺地區共有野生陸棲脊椎動物(獸類、鳥類、兩棲爬行類)28目112科325屬638種,其中獸類143種,屬于7目30科91屬;鳥類433種,屬于17目66科195屬;兩棲爬行類62種,屬于4目16科39屬。其中國家Ⅰ、Ⅱ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80種。其中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13種:白鸛、黑鸛、朱鹮、金雕、白肩雕、中華秋沙鴨、大熊貓、川金絲猴、虎、云豹、豹、羚牛、林麝;兩棲爬行類動物77種,大鯢最具代表性,是中國特產最大有尾兩棲動物。昆蟲資源約 3368 種,隸屬于 29 目 299 科 1858 屬;大熊貓、金絲猴、朱鹮、羚牛,被譽為“秦嶺四寶”,也是“中國四寶”。

      秦嶺中陸生自然保護區22處,水生生物自然保護區5處,森林公園63個。

      太白山自然保護區是全國第一批自然保護區,也是陜西第一個自然保護區。其海拔最高、面積最大,生態功能最完整,生物多樣性最豐富,被喻為生靈棲息的秘境。
    責任編輯:劉玉

    上一篇:人文之魅

    下一篇:秦嶺之魅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5005679號-2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不良信息舉報:029-89628848 664665873@qq.com

    黑人大荫蒂图片,欧美久久XX丰满熟妇,男人和女人性高朝床叫视频
    <track id="9dbz7"><ruby id="9dbz7"><span id="9dbz7"></span></ruby></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pre id="9dbz7"></pre>
      <p id="9dbz7"><strike id="9dbz7"><b id="9dbz7"></b></strike></p>
      <track id="9dbz7"></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