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9dbz7"><ruby id="9dbz7"><span id="9dbz7"></span></ruby></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pre id="9dbz7"></pre>
    <p id="9dbz7"><strike id="9dbz7"><b id="9dbz7"></b></strike></p>
    <track id="9dbz7"></track>

    西部決策網-西部大開發雜志社官網

    人文之魅

    發布時間:2018-10-18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指出,“人與自然是生命的共同體”,“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秦嶺是“秦人與秦嶺”“漢人與漢水”和諧共生的范本,秦人、漢人因秦嶺而走向世界,秦嶺因秦人、漢人而挺起了中國的脊梁,成為中國的父親山、中國的生態名山。秦嶺的綠水青山蘊藏著中華民族的金山銀山。正如“走進秦嶺系列之開篇序言”中指出:“中國有許多名山大川,但秦嶺最為重要和獨特”。在歷史文化上是“中國魂”,承載著中國精神,是中國文化的根脈,中國文化從秦嶺走來一路東拓西進攜手世界文明,創造了輝煌的“一帶一路”。文化學者肖云儒說,“秦嶺是座讀不盡的山”。走進秦嶺,就像走進一幅多彩的山水風情畫卷,雄渾豪邁,壯麗幽遠。

      華夏文明的根脈

      秦嶺是中華文明的核心地帶,蘊化了偉大的中華文明。秦嶺與黃河、長江構成的“一山兩河”地帶養育了秦嶺的古人類文明。

      在110-115萬年前,藍田猿人就開始在秦嶺中繁衍生息誕生了秦嶺地區最早的文明之光舊石器文化,巫山人、龍崗寺人、洛南人、鄖縣人、南召人的足跡遍布“一山兩河”地帶,創造著舊石器時期的華夏文明,是中華文明的“源區”。藍田錫水洞遺址、漢中梁山龍崗遺址是舊石器時期文明遺址的標本,舊石器時代,人類已經學會了使用火和簡單的打制石器,南北文化已開始交流。

      大約2萬年前開始,人類進入了新石器時代,生活在西安的半坡人因水資源豐富,土壤肥沃,自然條件優越,成為了新石器時期農業文明和簡單的手工業文明的先驅。新石器時代遺址表現更加卓越,8000余年前的天水大地灣遺址、寶雞關桃園遺址,7000多年前的寶雞北首嶺遺址、漢中西鄉李家村遺址,南鄭龍崗寺遺址,6000-5000年的澠池仰韶文化,萬州巫山大溪遺址,西安半坡、姜寨遺址,以及隨州三里崗冷皮埡遺址、安康柳家河遺址 、河南仰韶文化遺址、陜西客省莊遺址、河南洛陽王灣遺址都是新石器時代華夏文明在“一山兩河”地帶的深深的烙印。

      秦嶺承載著中華民族“人祖”“始祖母”華胥氏的故事,承載著伏羲女媧的故事,記載著華夏族發展的歷史軌跡。早期華夏族人文活動以華山為中心,仰韶文化遺址集中于以華山為中心的區域。華山之西的長安,華山之東的洛陽,都是“千年帝都”。秦嶺腹心的漢水,夢幻斑斕,美若天上銀河!对娊洝吩疲“惟天有漢,鑒亦有光”。華山與洛河、渭河構建的“小一山兩河”區域,開創了華夏族的文明史,生活在此的華胥氏是中華民族的“人祖”,“華夏”和“中華”中的“華”字皆源于華胥氏。伏羲“一畫開天”拉開了華夏文明的序幕,河圖洛書解開了華夏文明的核心密碼,奠定了生生不息的中華文化DNA,女媧摶土造人、煉石補天成為世間萬物之神。“黃帝夢游華胥之國,而后天下大治”,黃帝成為中華民族的人文始祖。

      溝古通今的路橋

      “蜀道”從歷史走來,跨越萬水千山,架起了飛越秦嶺的橋梁。遠在商周以前,秦嶺山間已出現溝通南北的古老驛道。“棧道千里,通于蜀漢”,從秦地通往荊楚的藍武道、秦楚道,通往巴蜀的褒斜道、子午道;從巴蜀通往甘青的陳倉道,從長安到漢中的“迂回曲折”的儻駱道,這些古道在密集穿越高山澗水,鏈接著黃河與長江,鏈接著中國的北方與中國的南方,周秦漢唐的千余年間秦嶺古道作為古都長安通往南方諸省的戰略要道,在政治、軍事、經濟諸方面發揮著重要的作用。被譽為“世界第九大奇跡”。

      如今,穿越巍峨的秦嶺山貫通南北的國道、省道、鐵路,使“天下大阻”變成“日通南北”不再是夢。秦嶺已成為全國交通的經脈中樞,高速鐵路、高速公路四通八達,聯通重慶、成都、武漢、鄭州、蘭州、寧夏等6個省市。從西安向南翻越秦嶺,三條國道在秦嶺中逶迤婉行,108國道、210國道、312國道是最早連接秦嶺南北的現代化公路,路險、峰奇、景秀、情幽 。1952年建成的寶成(寶雞--成都)鐵路,人類歷史上第一條“鋼鐵蜀道”穿越秦嶺。西康鐵路是中國華北、西北地區進渝入川、連接大西南的新信道,與包西鐵路、襄渝鐵路安康至重慶段、渝黔鐵路、黔桂鐵路共同組成中國中部的一條貫穿南北的鐵路大動脈。寧西鐵路貫通中國東、中、西三個經濟帶,加強了西北、華北、西南與華東、中南等地區的交通聯系。“高鐵蜀道”西成高鐵的通車,成為聯通中國南北的經濟大動脈,西安成都“3h經濟圈”正式形成。西漢高速、西康高速加速了西安、成都、重慶“西三角經濟圈”的發展。

      中醫文化的搖籃

      秦地無閑草,自古多名醫。秦嶺是中國古代中醫藥學的根基和靈魂,是中國中醫藥的發祥地之一,中草藥資源達3600多種。太白山與神農架、長白山并稱為中國的“三大藥山”,僅太白山就有中草藥1400余種,作為天然藥材的寶庫,太白山無愧于“藥王王國”的稱號,也成為老百姓心目中的“藥山”和“神山”。“太白七藥”是秦嶺主峰太白山中草藥特殊的地理標志,至今已發現137種,比如頭發七、豌豆七、人頭七、鳳凰七等等,其中很多都是活血化瘀、止血鎮痛的良藥,在骨傷科、腫瘤科等很常見。“秦嶺八寶”—藥王茶、黑枸杞、太白米、金絲帶、菊三七、羊角參、黑洋參、手掌參,已獲得國家中草藥專利。從遠古的岐伯、神農嘗百草至享有“藥王”美譽的唐朝醫學家孫思邈,秦嶺歷代名醫輩出。秦嶺中醫藥作為世界醫學寶庫中獨具特色的財富和人類歷史上的偉大發明之一,為世界文明做出了杰出貢獻。

      “世之言醫者,必首推神農。”“神農嘗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秦嶺北麓姜水河畔的炎帝神農氏,治農功、正氣節、審寒溫,嘗百草,植五谷,著《神農本草經》,是中醫藥萌芽,神農被尊為“藥王神”。姬水河畔的黃帝著《靈樞》、《素問》,始成《黃帝內經》:從人整體觀上來論證診治,呈現自然、生物、心理、社會“整體醫學模式”,是我國中醫藥文化的“圣經”。“藥王”孫思邈踏遍秦嶺山山水水,采藥治病,《千金方》記錄了他一生的足跡232種疾病、5003首藥方,成為集醫藥之大成的經典。“醫圣”張仲景一生刻苦鉆研,著《傷寒雜病論》,奠定了中醫辨證診治的重要思想。“針灸鼻祖”皇甫謐,著《甲乙經》和《針經》行世,是第一部針灸學的專著。秦漢時期,中醫藥已交流到朝鮮、日本、越南。唐代,不少國家派人來中國學習中醫藥。公元1至5世紀,中國煉丹術、人痘術多次經古絲綢之路傳入阿拉伯國家,公元7至8世紀再由阿拉伯傳到歐洲!恶R可波羅游記》記載大量源自中國秦嶺的藥材被商人運往亞丁,再轉運到北非的亞歷山大等地!秱s病論》、《黃帝內經》、《八十一難經》,《神農本草經》被合稱為祖國中醫四大經典巨著。

      宗教蘊化的密匙

      秦嶺的宗教資源歷史悠久、五大宗教齊聚秦嶺又走出秦嶺。這里不僅是啟迪心智、修身養性,撫慰心靈的道教“仙都”和“福地”,也是中國漢傳佛教六大宗派的祖庭地及譯場,樓觀臺、草堂寺、凈業寺、水陸庵、仙游寺、大秦寺,一座座莊嚴的圣壇,在道脈深厚的秦嶺凝結出了中國佛教文化的瑰寶,孕育了秦嶺兼三山之秀、領五岳之險,得昆侖之雄的宗教文化魅力,歷史的發展、天地的造化、眾生的選擇,使中國宗教文化在秦嶺淵源流長。

      道教是根植于中國的固有宗教,秦嶺是道教重要的發祥地之一,是道祖老子授經說經的重要圣地,是道教創教祖師張道陵之孫張魯傳播發展五斗米道的根據地,是睡仙陳摶老祖修道傳法、創立老華山派的洞天福地,是呂祖遇仙得道、八仙崇拜之地,是王重陽祖師創立全真教派、推動道教振興的天下祖庭,更是中國正統道教和道教思想的發源地。

      佛教大約公元前三世紀左右通過古印度傳入中亞和西南亞再傳入中國,秦嶺山下白馬寺佛教祖庭就是見證。自古終南山的名山秀水吸引許多佛教僧人來此習定修行,佛教宗派三論宗、法相宗、律宗、三階教、凈土宗、華嚴宗等也從景色旖旎的終南山起源,因此終南山也被稱為佛教的第二策源地。

      秦嶺是中國儒學衍生發展的重要區域。西周諸圣,在秦嶺腳下休養生息,成就以“仁、義、禮、智”為核心的周禮之道。公元一世紀末,儒士們開始來到秦嶺腳下,隱居讀書。自漢武帝獨尊儒術后,儒一直是中國封建社會的統治思想。隨著佛教的傳入、道教的產生,儒、道、佛三者之間的關系就始終處在既相互競爭、排斥,又相互吸收、融合的狀態之中,從“三教一致”、“三教鼎立”到“三教融合”。魏晉南北朝是中國歷史上儒道佛產生沖突融合的第一個時期,蒼梧人士牟融在《理惑論》講到“牟子既修經傳諸子,書無大小靡不好之。銳志于佛道,兼研老子五千文,含玄妙為酒漿,玩五經為琴簧。”道佛儒思想各自有各自的價值。唐宋元時期,儒、道、佛三教進行更深層次的融合。唐代思想開放,儒家與道教、佛教思想相處融洽。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維等著名文士思想都兼備多種文化思想。明代中葉,三教合一,河南嵩山少林寺的《混元三教九流圖贊碑》碑上的“三教九流圖”就是佛陀、老子和孔子的化身。

      大秦景教屬基督教的一個教派。唐太宗貞觀年間從波斯傳入中國,并很快在長安城普及,唐建中二年波斯傳教士伊斯在大秦寺建立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是一座記載景教在唐代流行情況的石碑,目前坐落在西安碑林第二室。碑石表現了唐政府當時包容、自由、寬松的思想政治環境,是研究中、西交通史的珍貴資料,是研究盛唐時期中外文化交流史和基督教東傳史,以及見證絲綢之路文明史的一塊世界名碑,是綴在絲綢之路這條五彩絲帶上的一顆閃閃發光的寶石,碑文上記載:“太宗文皇帝光華啟運,明圣臨人,大秦國有上德曰阿羅本,占青云而載真經,望風律以馳艱險,貞觀九祀,至于長安,帝使宰臣房公玄齡,總使西效入內,翻經書殿,問道禁闈。”反映當時唐朝在文化上包容萬象的氣度和自信。景教被視為最早進入中國的基督教派,是漢學研究的一個重要領域,對中國宗教文化交流和發展有重要意義。

      文人墨客的鄉愁

      廣袤巍峨的秦嶺與奔騰的黃河見證了大秦帝國的萬世基業,孕育出了挺起中國脊梁的“秦人”,締造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封建王朝“秦朝”,創造了絢麗燦爛的中華秦文化”,秦(chin)也成為中華、中國(China)永久的國際代名詞(黨雙忍,2016);蜿蜒曲折的漢水拉開了漢王朝雄霸天下的偉業,發展出漢朝、漢族、漢人、漢語、漢文化;秦嶺“地心”華山養育出華夏、華人、華語,贏得了世界矚目和世界尊重。

      “看得見山、望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秦嶺滋養了周、秦、漢、唐等十三個王朝,自古文人墨客走進秦嶺,享受秦嶺、歌頌秦嶺,唐詩宋詞、摩崖石刻、碑記和游記多達數千篇、上千處。李白到過秦嶺太白山,在《蜀道難》中“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巔。黃鶴之飛不得過,猿猱欲度愁攀援。”來形容太白之高大的。雄偉的太白山更曾迎來杜甫、白居易、韓愈、柳宗元、蘇東坡等名人雅士,更有癡迷太白山的太白山人李柏,畢生創作的百余首詩作中大都是太白山。杜甫“猶瞻太白雪、喜遇武功天”的名句;王維到過終南山,對山中驚雷似的白黿渦提筆寫到“南山之瀑水兮,激石滈瀑似驚雷”;對于“太白山積雪六月天”北魏酈道元在《水經注》中留下:“冬夏積雪,望之皚然”的美譽,蘇軾留下“巖崖已奇絕,冰雪竟雕皺”名句,終南山的秀美無比令詩人難以詠誦,根植于秦嶺深處的秦嶺文化令秦嶺人難以忘懷。

      韓愈的鄉愁“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表明了他對茫茫秦嶺的不舍和依戀。李白的“又聞子規啼,月夜愁空山 ”的離愁、白居易的《長恨歌》、王維的“山路元無雨,空翠濕人衣”,都表達了詩人對秦嶺深深的眷戀。“濯濯長亭柳,陰連灞水流。”被譽為秦嶺腳下長安八景之一的“灞柳風雪”,見證了無數的折柳相送、依依惜別之情,即使被賦予政治熱情的杜甫對秦嶺也有“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的鄉愁。秦人、漢人、唐人從秦嶺走向中國廣袤的大地,走向世界,無論身處戰場、官場還是商場,“馬革裹尸還”,“葉落歸根”,“少小離家老大回”等,都寄托他們深厚的鄉愁。

      東拓西進的樞紐

      秦嶺地處全國交通經脈中樞,周邊涉及重慶、西安、鄭州、武漢等多個交通樞紐城市,渝新歐大通道、西成高鐵、蘭渝鐵路、包茂高速、連霍高速、京昆高速、滬陜高速等多條交通干線,是東西南北交通聯系的匯聚總區。

      西漢建元二年,一條通往西域的貿易之路在秦嶺南麓“小江南”漢中郡城固張騫的開拓下,從秦嶺山下的長安出發貫通中亞、西亞,連接地中海各國。絲路名稱是1877年德國地質地理學家李;舴姨岢鰜淼,在《中國》一書中,把“從公元前114年至公元127年間,中國與中亞、中國與印度間以絲綢貿易為媒介的這條西域交通道路”命名為“絲綢之路”。

      “古絲綢之路”的開拓者張騫將中原文明傳播至西域,又從西域各國引進了汗血馬、葡萄、苜蓿、石榴、胡麻等物種到中原。張騫被譽為“第一個睜開眼睛看世界的中國人”。“古絲綢之路”打開了中國與中亞、西亞及歐洲等國交往的大門,促進了東西方文化、經濟的交流和發展,為中國漢代昌盛和后世的對外開放注入了新的活力。西漢的絲織品不僅暢銷國內,而且能途徑西亞行銷中亞和歐洲。

      2013年9月、10月,習近平總書記分別在出訪中亞、東南亞時,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倡議,促進中國的向西開放,拓展亞、非、歐洲市場,建立和加強沿線國家互聯互通的伙伴關系,構建全方位、多層次、復合型的互聯互通網絡,實現沿線各國多元、自主、平衡、可持續的發展。“一帶一路”是中國提供給世界人民共建共享的重要合作平臺,也是秦嶺向西開放的重要歷史機遇。

      2015年3月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陜西考察調研時指出,地處秦嶺中央的陜西是“一帶一路”的重要支點,是“一帶一路”的核心區域。根據“一帶一路”倡議,陜西承擔著建設內陸開發開放新高地的重要職責,肩負著建設向西開放重要支點的歷史使命。環繞秦嶺分布的重慶、成都、西安、武漢、蘭州、鄭州等中西部核心城市,是西部大開發和中部崛起協同發展的樞紐地區,是絲路經濟帶東拓西進的轉換樞紐,是亞歐政治、經濟、文化的對話平臺。

      秦嶺北麓的大西安是絲綢之路經濟帶的起點,長江入?谑呛I辖z綢之路的起點。在《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確定的“兩橫三縱”的城鎮化戰略格局中,秦嶺正位于陸橋通道、長江通道兩條橫軸與包昆縱向通道的核心交匯區,是連接中國南、北、東、西大通道。
    責任編輯:劉玉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自然之美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5005679號-2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不良信息舉報:029-89628848 664665873@qq.com

    黑人大荫蒂图片,欧美久久XX丰满熟妇,男人和女人性高朝床叫视频
    <track id="9dbz7"><ruby id="9dbz7"><span id="9dbz7"></span></ruby></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pre id="9dbz7"></pre>
      <p id="9dbz7"><strike id="9dbz7"><b id="9dbz7"></b></strike></p>
      <track id="9dbz7"></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