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9dbz7"><ruby id="9dbz7"><span id="9dbz7"></span></ruby></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pre id="9dbz7"></pre>
    <p id="9dbz7"><strike id="9dbz7"><b id="9dbz7"></b></strike></p>
    <track id="9dbz7"></track>

    西部決策網-西部大開發雜志社官網

    柔性治水的陜西方案

    發布時間:2018-10-18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地處西部內陸的陜西是水資源短缺省份,多年平均水資源總量423.3億立方米,人均、畝均水資源量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一半,江河湖庫渠池水系聯通調蓄能力不足、流量偏小,凈化能力有限。黨的十八大以來,如何構建人水和諧的生態發展,成了“美麗陜西”的核心議題。

      為了實現治水思路由“非此即彼的剛性”向“靈活系統的柔性”轉變,陜西省第十三次黨代會報告提出,堅持柔性治水,推動治水理念由單一防水向防用結合轉變、治水方式由工程治理向生態修復轉變、治水機制由行業專項管理向法治協同治理轉變。經過幾年的探索,陜西形成了綜合、整體、協同的治水理念,從防洪與抗旱相割裂、人力工程與自然修復相分離的片面式“剛性治水”,向綜合統籌的“柔性治水”轉變,初步實現了聚水、引水、泄洪、蓄洪、抗旱相統一。

      記者近期在西安、渭南、寶雞、咸陽、延安、漢中等多地采訪后了解到,近年來,陜西以構建江河湖庫渠池相連接、人工水道和自然水道相貫通的安全健康優美水系為抓手,將河流治理、湖池濕地修復等舉措融入治水思路,基本形成了“布局合理、引排得當、蓄泄兼籌、豐枯調劑、上下互補”的水系聯通體系。

      跨流域科學調配水資源

      柔性治水的核心是盡量把水留住,留住水、用活水、用好水。

      采訪中,陜西省水利廳廳長王拴虎對記者說,對水資源進行科學合理調配,有效改善和均衡水資源空間布局是實現水系相連、水網相通、水脈相承的關鍵舉措。

      “在積極引水的同時,陜西注重蓄水留水,加強水源涵養,以自然水道、河道為依托,加強水系建設,通過濕地、湖泊、水庫、池塘實施蓄洪滯洪;以生態水利工程為主體,結合庫、河、湖、池、渠再造和連通,在洪水季節減輕自然河道的排洪壓力,加強地下水補充,枯水季節讓寶貴的水資源回流自然河道,增加河流的生態基流,是柔性治水的必然舉措。”他說。

      在引漢(江)濟渭(河)三河口水利樞紐施工現場,記者看到,一輛輛挖掘機、工程車川流不息、忙碌異常。陜西省水利廳副廳長管黎宏說,引漢濟渭是陜西優化水資源調配的基礎性工程,通過調取水資源相對豐富的漢江補給渭河,每年可增加渭河干流水量7億——8億立方米,提高渭河納污能力,補充黃河水資源,改變關中地區超采地下水、擠占生態水的狀況。

      富平地處關中平原北部,工農業年需水量2.6億立方米,境內石川河等四條河流均為季節性河流。本刊記者在城關鎮采訪時看到,穿城而過的石川河水面寬闊,兩岸河堤垂柳依依、護坡綠草繁茂,河邊棧橋、觀景平臺上游人不斷。

      富平縣水務局總工程師辛為社說,引水、蓄水、聯水是解決富平資源性缺水的根本出路。“現在連接涇惠渠與石川河河道、賀蘭水庫的渠道已經完工,每年非灌溉季節會有220萬立方米的涇惠渠水匯入石川河,同時還會有1500萬立方米渠水從下游匯入賀蘭水庫,作為補給水源?缌饔、跨地區調水的水系建設,使得河、渠、庫相互連接,既解決了農田灌溉,又利用農灌間隙充庫蓄水,不再斷流的石川河也成為富平縣城的景觀河。”

      來自陜西省水利廳的統計數字顯示,通過江河庫渠聯通聯控聯調,2017年陜西全省大中城市比往年多蓄雨水10億立方米,通過優化水庫調度攔蓄,汛期結束時陜西13座大型水庫蓄水40.67億立方米,較上年同期多蓄12.9億立方米。一些河流通過有效補水結束了“黑臭”的歷史。

      柔性治水修復生態

      陜西江、河、湖、庫、渠、池數量眾多,近年來,通過引水進城、河湖連通,陜西河湖生態水量不足、水質污染、生態修復能力低的情況正逐步改觀,曾經困擾陜西多年的水少、水臟、水害三大“痼疾”正逐步改變。

      西安市水務局副局長王俊告訴記者,在工程建設理念方面,西安正在拋棄原有硬質化堤防治河模式,堅持柔性治水思路,減少工程措施,增大非工程措施,增加綠化、再生水利用、濕地撫育等生態內容,實現水生態可持續性發展。“‘十三五’期間,西安將以構建布局合理、生態良好、引排得當、循環通暢、多源互補、調控自如的河湖濕地生態體系為目標,解決河湖生態水量不足、水質污染、生態修復能力低和環境面貌差的問題,通過河流治理、湖池濕地修復、污水處理再生水利用及水源工程建設等硬件設施與柔性治水思路融于一體的綜合治理模式,著力解決西安河湖存在的水少、水臟、水害三大痼疾。”

      渼陂湖位于西安市鄠邑區澇河西畔,是秦漢上林苑、唐代游覽勝地,曾有“關中山水最佳處”美譽!稖勞樾小肥翘拼娙硕鸥εc岑參同游渼陂湖時所作的膾炙人口的佳作,“岑參兄弟皆好奇,攜我遠來游渼陂。天地黤慘忽異色,波濤萬頃堆琉璃。”更是西安人引以為豪的佳句。

      王俊說,澇河發源秦嶺匯入渭河,流程比降較大,是典型的北方季節性河流,夏季洪水災害重,冬季水少河道干。“在防止洪澇災害為主的治水理念指導下,歷史上對澇河的大部分河道采取了截彎取直的辦法,目的就是讓河水迅速過境,其直接后果就是渼陂湖湖面逐年縮小,湖區對澇河的生態良性影響明顯減弱,周邊群眾生活在‘水患’之中。”

      從2016年5月起,按照“聚集水、留住水、涵養水”的“柔性治水”理念,西安對上世紀50年代以來澇河中游亂挖砂石形成的大砂坑進行整治,打造了天橋湖,采取河湖聯通的方式,將雨季形成的洪水攔蓄至湖中,再將天橋湖湖水與渼陂湖水源地聯通,經過自然生態凈化注入渼陂湖,湖水溢滿后,歸流澇河,平衡豐水期、枯水期河流徑流。本刊記者最近在這里看到,渼陂湖湖水清澈,湖心島花茂書綠,“舟移城入樹,岸闊水浮村”的水鄉美景呈現眼前。

      橫貫蒲城、西接富平的鹵陽湖是關中地區唯一的內陸湖,水面數萬畝,兩岸碧荷、森林密布,野生動物種類繁多曾是湖區盛景。渭南鹵陽湖現代產業綜合開發區農林水務局辦公室主任趙鵬飛說,近代以來人類墾荒和鹽硝工業活動的加劇,特別是上世紀后期的圍湖造田,使湖區濕地大面積消失,本世紀初鹵陽湖天然水域濕地僅剩千余畝。“這里作為1200平方公里地下水和地表水的匯集處,低洼閉塞,排流不暢,水質礦化程度高,生態環境嚴重退化。”

      從2016年起,按照重建水系功能、維護湖泊生態健康的目標,通過實施恢復濕地和水面、河湖庫渠連通、引水提調等工程,渭南構建了包括涇河、石川河、洛河、渭河,囊括東莊水庫、重泉水庫,六個人工湖相連通的生態水系格局。“隨著生態水系的構建,現在每年冬季,包括黑頸長腳鷸等珍貴鳥類,都會選擇這里作為它們越冬南飛的暫住地,生物多樣性隨著水質的改變而逐步實現。”趙鵬飛說。

      今年35歲的許林濤是土生土長的韓城人。他說,2015年之前,韓城市區只有兩個總面積不到20畝的水面,“近水、親水、喜水”在韓城基本沒有可能。“隨著引黃(河)入(韓)城濟澽(水河)工程的實施,北海、東湖、南湖這三個人工湖有了水源的補給。以黃河干流及支流天然水系為依托,結合建成的薛峰水庫及灌區渠道,‘泉源潤大地、一水譜九曲、湖塘綴其間、碧水浮韓城’的美景將在韓城實現。”

      聯通水系共奏三秦

      王俊說,通過實施水系治理、引水進城、河湖連通等工程,讓水在西安流起來、動起來、美起來,把西安豐富的水系建設好、保護好、利用好、展示好,將西安建成“城在水中、水在城中、水韻長安”的生態型現代化大都市已初顯成效。

      國家電網西安供電公司職員霍飛飛是地地道道的“老長安”,他說,“柔性治水”帶給他的直觀感受,就是西安生態質量的顯著提高和人居環境的明顯改善。“隨著湖池濕地建設速度的加快,西安城市周邊的鳥類已經由過去的60多種增加到了200多種,許多春秋遷徙的候鳥流連忘返,紛紛在西安‘安家落戶’、繁衍生息。‘長安大道沙為堤,早風無塵雨無泥’的盛景已經再次出現。”

      來自西安市環境保護局的統計數字顯示,隨著“柔性治水”理念的深入,西安全市8條主要河流的水質得到有效改善,浐灞生態區周邊負氧離子日均值達3505個/立方厘米,達到世界衛生組織清新空氣標準的兩倍。西安沿河綠化構筑的生態屏障,為城市人均提高了綠地面積約3平方米,24處湖池濕地,為人均增加濕地面積3.68平方米、水面面積1.6平方米。

      渭河被稱為陜西的“母親河”。 “柔性治水”為渭河治理提供了新的方向,使這條母親河也日漸恢復生機,實現“華麗變身”。截至目前,渭河綜合整治已完成灘面整治9.95萬畝,形成水面景觀3.41萬畝。隨著渭河生態區建設的推進,人水和諧的美麗新陜西、大美新渭河已逐漸呈現在世人面前。

      陜西省渭河生態區管理局局長黨德才說,努力把渭河打造成“最大的生態公園、最美的景觀長廊、最長的濱河大道”,實現“洪暢、堤固、水清、岸綠、景美”的目標和獨具西安特色的“南有秦嶺風光,北有渭水長流”的城市景觀格局,我們充滿信心。

      澇池是關中地區利用地表徑流、蓄洪排澇、防止水土流失、調節聯通水系的小型蓄水工程。記者在扶風縣杏林鎮西坡村采訪時看到,緊鄰村委會的澇池水面波光粼粼、池邊綠樹依依,一些老人圍著澇池或漫步或靜目。村委會副主任張召岐說,2016年村里對澇池進行了清淤擴容,修建了雨污分流系統,通過附近的灌溉渠道,澇池有了穩定的水源。澇池的重建讓村民們有了親水的樂園。

      據了解,“十三五”期間,陜西計劃修復整治澇池6000座,把“防洪排澇、人文景觀、生態濕地、蓄水灌溉、水系聯通”五大功能作為修復澇池的“標配”,通過建好入水口、打通排水溝,讓昔日澇池的死水“活”起來,著力解決澇池“水不溢、水不漏、水不干、水不臭”的問題。

      王拴虎說,通過江河湖庫渠池聯通聯控聯調,實施“柔性治水”初步實現了“改善城鄉居民生活有安全干凈的水進到屋里頭,支撐生產發展有可持續的水先行在前頭,保障生態文明建設主要江河水系日夜流有望得見的水蓄留戶外頭”的目標,“洪暢、堤固、水清、岸綠、景美”的愿景實現指日可待。(文/特約記者 李勇 劉彤  本刊記者 張永軍)
    責任編輯:劉玉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涉“水”攻堅戰 正在進行時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5005679號-2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不良信息舉報:029-89628848 664665873@qq.com

    黑人大荫蒂图片,欧美久久XX丰满熟妇,男人和女人性高朝床叫视频
    <track id="9dbz7"><ruby id="9dbz7"><span id="9dbz7"></span></ruby></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pre id="9dbz7"></pre>
      <p id="9dbz7"><strike id="9dbz7"><b id="9dbz7"></b></strike></p>
      <track id="9dbz7"></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