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9dbz7"><ruby id="9dbz7"><span id="9dbz7"></span></ruby></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pre id="9dbz7"></pre>
    <p id="9dbz7"><strike id="9dbz7"><b id="9dbz7"></b></strike></p>
    <track id="9dbz7"></track>

    西部決策網-西部大開發雜志社官網

    讓老年人有作為有進步有快樂

    發布時間:2018-10-18 來源:西部大開發雜志 人氣:
       
      讓老年人有作為有進步有快樂

      ——應對人口老齡化需要澄清的幾個認識問題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對人口老齡化作了全面、深刻、系統地闡述,他指出:“我國是世界上人口老齡化程度比較高的國家之一,老年人口數量最多,老齡化速度最快,應對人口老齡化任務最重”。按照聯合國標準,中國已于1999年進入了老齡化社會,截至2017年年底,60歲以上老年人口已超過2.4億,占總人口比例達17.3%,人口老齡化快速發展,已經成為當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面對的重要任務和挑戰。

      我國老齡事業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矛盾突出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個重大判斷指明了解決當前中國發展問題的根本著力點,也意味著老齡事業和產業發展的條件和環境發生了新變化。

      總體來看,當前我國廣大老年人的溫飽問題已基本解決,2016年底,我國人均GDP已經達到了55412元人民幣,約合8866美元,是進入人口老齡化初期的10倍多。老年人需求結構從生存型向發展型轉變;老年人消費理念從生存必需型消費向享受型、發展型消費轉變;老年人服務需求從簡單生活照料向多層次、多樣性、個性化需求轉變;老年人社會角色從被動接受照顧向主動尋求社會參與轉變。

      但是,隨著廣大老年人對美好生活的需要日益增長,我國老齡事業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明顯,突出表現在以下六個方面:

      一是產業發展不充分,事業和產業發展不平衡。政府和市場責任邊界不清晰,企業和社會組織參與老齡事業產業發展面臨的政策瓶頸依然存在,投資積極性不高。養老服務事業和產業中,公辦養老機構多,民辦機構少,從全國和我省來看,民辦養老機構只占三成,制約了養老服務的多元化發展。

      二是中西部和老少邊窮地區發展不充分,區域發展不平衡。2016年全國老年人生活狀況調查顯示,老齡事業發展水平、老年人生活質量處在第一梯隊的全部是東部省份,中西部沒有一個省在第一梯隊。即使是東部區域內部也存在這些差異,每個區域內部也不一樣。

      三是農村發展不充分,城鄉發展不平衡。我國城鎮老年人年人均收入水平是農村老年人收入的三倍還多。企業退休職工養老金實現了12年連增,但農村居民養老金人月均只有120元。城市社區居家養老服務設施基本實現了全覆蓋,農村大多才剛剛過半。

      四是居家社區服務發展不充分,居家、社區與機構養老服務發展不平衡。居家社區養老服務的基礎地位尚未得到很好體現,一些社區嵌入式小微型養老機構項目落地難,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發展滯后。據統計,“十二五”時期,國家和省級層面的養老建設補貼資金90%以上被用于資助養老機構建設,用于居家養老不超過10%。

      五是精神保障不充分,老年人的物質保障、服務保障和精神保障發展不平衡。隨著社會保障制度、養老服務體系的建立健全,老年人的物質保障和服務保障需求逐步得到滿足,但精神需求卻沒有同步得到提高,孤獨終老問題依然突出。在整個城鄉老年人精神服務匱乏的前提下,農村老年人就更為突出。

      六是失能等特殊困難人群養老保障不充分,基本養老保障與補充養老、商業養老保障發展不平衡。養老保障體系“三大支柱”中的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相對健全,但針對失能老年人的護理保險和照護政策相對缺失。我國還沒有建立起符合國情的長期照護服務和保障政策體系,保障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的生活質量和生命尊嚴的任務還十分艱巨。各級制定的涉老法規文件存在碎片化問題,系統性、協調性、針對性、可操作性有待加強。

      陜西省人口老齡化呈現明顯的“五個多”特征

      陜西省比全國平均晚一年進入老齡化社會,但發展速度很快。2000年,全省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為10.02%,截至2017年底,全省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已達645萬人,占全省人口比例的16.81%(65歲及以上414萬人,占10.8%)。2016年較2010年約增加老年人165萬人,平均每年增加24萬人,2017年比2016年增加了26萬人。

      據測算,今后一個時期,陜西省老年人口年均增加25萬以上。到2020年,老年人口將接近700萬人,占18%以上, 2030年將達到930萬,占25%;與全國平均水平相當?偟目,陜西省老齡化呈現出明顯的“五個多”的特征:

      一是高齡老人較多。到2017年底,陜西省8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85.4萬人,占13.2%,高于全國平均水平,每年增加約6-8萬高齡老人。2017年較2016年增加了8.3萬高齡老人。

      二是失能老人較多。2016年,陜西省失能、半失能老人達到21.2%,高于全國18.3%的平均水平。其中半失能老人占12.3%,完全失能老人占8.9%,這就意味著我省約有76萬半失能老人和55萬完全失能老人。

      三是慢性病老人較多。老年群體是慢性病的高發群體。陜西省老人中,慢性病患病率高達86.2%,高于全國80.1%的平均水平。這就意味著我省大約有530多萬慢性病老年人。

      四是“空巢”老人較多。目前陜西省城鄉“空巢老人”約占老人的47.7%。其中獨居老人占11.5%,僅與配偶居住的占36.2%。

      五是文盲、半文盲老人較多。據調查,陜西省老年人中,61%只有小學以下文化程度,文盲老人占30%以上,高于全國平均水平29.6%。在陜北、陜南一些偏遠山村,文盲、半文盲率達70-80%。

      應對人口老齡化需要澄清的幾個認識問題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民共同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思想和行動準備逐漸夯實,積極老齡觀開始深入人心,應對人口老齡化的社會氛圍日益濃厚。但是目前仍存在一些模糊觀念和認識誤區,直接影響著老齡事業發展,需要加以澄清和克服。

      不能把老齡問題簡單地理解為老年人的養老問題

      目前,全社會對老齡問題關注度逐年提升,但焦點幾乎都集中在養老問題上,有人甚至把老齡問題簡單地理解為養老問題,把老齡事業簡單理解為養老服務業。

      做好養老工作,是應對老齡化的重要方面,但遠不是問題的全部。老齡社會是一種全新的社會形態,應對人口老齡化也涉及到經濟、社會、文化等人類社會發展的諸多領域、要素和方面。傳統的建立在年輕人占絕大多數基礎上的相關制度,都需要根據老齡化發展的態勢做出調整甚至是重構。每個人、家庭、社區,乃至整個市場、社會和政府都應當適應這種人口學變化而調整資源配置、生產和生活方式、制度安排和政策設計。代際平等和多主體共同分擔責任應當成為更加重要的治理理念。因此,老齡工作從字面看是人生收關的工作,但它是一個復雜的社會系統工程,既是黨政工作,也是群眾工作,還是社會工作,需要全社會統一行動,合力推進。

      不能把養老問題簡單地理解為養老服務問題,更不能理解為建養老機構

      養老問題涉及到政府、社會、家庭、個人各個層面,既有政策設計和制度保障問題,也有社會認知和環境建設問題;既有事業發展問題,也有產業發展問題;既有物質生活問題,也有精神文化問題。從政府主導的角度看,除了為老年人口提供良好的公共服務外,更重要的是一個社會支持體系建設的問題,重點要解決好社會保障體系、養老服務體系、健康支持體系“三大體系”。社會保障體系主要包括養老保險、醫療保險、護理保險、社會福利和救助等支持;養老服務體系主要包括養老服務供給、養老服務質量、養老服務市場等;健康支持體系主要包括醫養結合、健康促進、疾病康復及預防等,F在,有些地方的養老工作被專家詬病為“富人的游戲”,政府部門切不可嫌貧愛富,不能只做錦上添花的事。要注意克服重視養老床位建設指標,忽視養老服務品質和需求;熱衷“老年集中營”建設,忽視社區居家養老建設和服務;追求項目投資的數量,忽視管理和運營的效能的傾向,以解決突出問題為導向,注重質量效益,著力;、兜底線、補短板、調結構,不斷健全完善社會保障制度體系,促進資源合理優化配置,強化薄弱環節,加大投入力度,有效保障面向老年人的基本公共服務供給。特別是要更多地關注、關心、解決普通大眾和特殊困難群體的養老問題。

      不能把老齡化看成是洪水猛獸,把老年人當作社會的負擔和包袱

      習總書記指出,老年是人的生命的重要階段,是仍然可以有作為、有進步、有快樂的重要人生階段。他強調,要努力挖掘人口老齡化給國家發展帶來的活力和機遇。這實際是對長期以來一些錯誤認識的糾正。

      老年人是傳統美德的守護者和傳承者,是公序良俗的維護者,在社會生活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正能量。老年人中還潛藏著巨大的人力資源潛力。研究表明,70歲以下的低齡老人思維能力保持著普通人智力高峰期的80-90%,部分人的智力和創新力甚至進入一個新的高峰期。我國目前有60歲及以上老年人2.41億,其中70歲以下低齡老人占56.1%,這是很大的社會資源。要注意克服對老年人所用關注多,對如何用老年人關注少這個認識和實踐的誤區,建立積極的老齡觀。

      老年人社會參與和自我身心健康存在著正相關關系,參與越活躍,身心健康狀況越好。要積極看待老年人,既大力消除年齡歧視,引導全社會增強接納、尊重、幫助老年人的關愛意識,形成敬老愛老助老的社會氛圍,又要重視發揮老年人的作用,引導他們保持健康心態和進取精神,發揮正能量、作出新貢獻。

      另外,老齡產業具有廣闊發展空間。預計到2050年,我國老年人口的消費潛力將從現在的4萬億左右,增長到106萬億左右,占GDP比例將從8%增長到33%左右。圍繞老年群體形成的老年產業,成為重要的產業形態和拉動經濟轉型升級的新亮點,并解決大量富余人員就業問題。

      不能把應對人口老齡化看成是解決人到老年后的各種問題

      老齡問題首先是人口問題,是人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準備,涉及從生到死的全過程,應該從年輕時甚至從人出生的時候就抓起。目前我國老年人慢性病患病率高達80.1%,健康壽命遠遠低于發達國家,老年人口中身體健康的比例只有20%左右,全社會還缺乏積極的老齡觀,缺乏老年人功能衰退和失能失智的預防理念和積極康復觀。我們要把關口前移,在政策和務實層面更加注重預防。在醫養結合方面,要由重點關注失能失智后的照護,轉向失能失智前的主動預防和失能失智后的積極康復。按照醫改強基層的要求,把健康服務延伸至老年人生活的社區和家庭,把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做強,把家庭醫生制度落實好。養老是老年期的一種生活方式,除了少部分高齡、失能老年人需要照顧和護理外,不能刻意把老年人與社會隔離開來或者過度“養”起來,這有悖于積極老齡化、健康老齡化的理念。人生是個相對漫長的過程,每個人都應當從年輕時開始,未雨綢繆,從各方面為人生進入老年期打下扎實基礎,以共同抵御老年期所面臨的風險。

     。ㄎ/藺全鎖   作者系陜西省民政廳黨組成員、省老齡辦副主任 )
    責任編輯:劉玉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會展經濟新變局

    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5005679號-2投稿郵箱:xbjcw@qq.com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

    不良信息舉報:029-89628848 664665873@qq.com

    黑人大荫蒂图片,欧美久久XX丰满熟妇,男人和女人性高朝床叫视频
    <track id="9dbz7"><ruby id="9dbz7"><span id="9dbz7"></span></ruby></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track id="9dbz7"></track>

      <pre id="9dbz7"></pre>
      <p id="9dbz7"><strike id="9dbz7"><b id="9dbz7"></b></strike></p>
      <track id="9dbz7"></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