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9j7hh"><ruby id="9j7hh"></ruby></listing>
    <pre id="9j7hh"><ruby id="9j7hh"><b id="9j7hh"></b></ruby></pre>

    <track id="9j7hh"></track>

    <big id="9j7hh"></big>

      <track id="9j7hh"></track>

      <p id="9j7hh"><ruby id="9j7hh"><ruby id="9j7hh"></ruby></ruby></p>
      <noframes id="9j7hh"><pre id="9j7hh"><ruby id="9j7hh"></ruby></pre>

        <big id="9j7hh"><strike id="9j7hh"><span id="9j7hh"></span></strike></big>

        <track id="9j7hh"><ruby id="9j7hh"><rp id="9j7hh"></rp></ruby></track><track id="9j7hh"></track>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跨越時空 英雄回家 記在韓志愿軍烈士歸國“尋親”的故事

        發布時間:2022-04-01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人氣:
           

         清明前夕,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松柏無聲,鮮花不斷。

          長逾百米的英名墻上,鐫刻著19萬多抗美援朝烈士的名字。一個個英雄的名字,曾是一張張青春的面龐。

          接回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讓英雄回到親人的懷抱,始終牽動著14億多中國人的心。2014年以來,累計有8批825位在韓志愿軍烈士的遺骸回到祖國并安葬于此,已有10名烈士“找到”親人。

          魂歸故里,精神永存!

         

        8年間825位英雄回家了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72年前,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中,多少英雄兒女奔赴戰場保家衛國。據統計,在1950年至1953年的抗美援朝戰爭中,19萬多名中華好兒女為了祖國、為了人民、為了和平,獻出了寶貴生命。

          離家還是少年之身,歸來已是報國之軀。

          從2014年至2021年,中韓雙方已連續8年成功交接825位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隨前7批烈士回國的7141件遺物中,除了銹跡斑斑的鋼筆、印有“抗美援朝 保家衛國”字樣的搪瓷杯,還有多枚清晰可辨的印章,上面分別刻有烈士的名字。

          這些烈士是抗美援朝戰爭時期犧牲并散葬在朝鮮半島軍事分界線以南,后經韓方發掘、鑒別后,集中安葬在韓國京畿道坡州墓地。根據中韓雙方達成的共識,雙方對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每年進行一次常態化交接。

          為了迎接長眠他鄉的“最可愛的人”回家,國家每一次都舉行隆重的儀式。當護送烈士遺骸的飛機進入中國領空后,兩架戰機騰空而起,伴飛護航,向志愿軍烈士致以崇高敬意。專機降落,機場以“過水門”的最高禮遇,迎接英雄回家。

          當載有志愿軍烈士遺骸的車隊從機場駛向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時,路邊的迎接隊伍綿延了10多公里。市民們沿途站立,眼含熱淚,揮動著國旗,迎接闊別祖國多年的英雄。

          43歲的王春婕在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工作了18年,迎接了每一批歸國志愿軍烈士。最令她動容的,是2014年3月28日首批烈士遺骸靈柩抵達時的場景。

          當時,許多志愿軍老兵和烈士家屬早早地就守在陵園門口。“當載著棺槨的大巴車駛近時,一位阿姨邊哭邊喊‘爸爸、爸爸,你回家了!’”每每憶及這一幕,王春婕都淚眼婆娑。

          “其實,她并不知道回來的有沒有她父親,但她也要喊一喊,哪怕有一線的希望。”王春婕說。

          90歲高齡的志愿軍老兵李維波已經記不清他迎回了幾批戰友。“只要聽說兄弟們回來了,我都要去接他們。”李維波嗓音嘶啞,喃喃地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的名字,但我知道,你們都是我的戰友、親人,祖國和人民沒有忘記你們,你們的血沒有白流!”

          2021年9月2日,第八批109位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回到祖國。3日上午,安葬儀式在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舉行。

          陵園下沉式紀念廣場,環形的烈士英名墻下擺滿了黃白相間的菊花,參加儀式的人們肅穆站立。在解放軍戰士持槍護衛下,禮兵護送志愿軍烈士棺槨緩緩步入現場,全場奏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全體人員向志愿軍烈士三鞠躬,27名禮兵鳴槍12響。

          伴隨著軍樂隊奏響《思念曲》,禮兵們抬起烈士棺槨,繞廣場半周,緩緩走向安葬地宮。全場人員凝視著烈士棺槨,默默送別英雄。

          曾多次到陵園迎接英雄們回家的志愿軍烈士張樹珊的女兒張潤英說:“我是烈士的后代,看到他們,就跟看到父親一樣。”

          1953年犧牲的張樹珊烈士安葬在朝鮮,再也沒有回來。

          72歲的張潤英說:“祖國和人民永遠不會忘了他們,他們永遠是最可愛的人。”

         

        讓遲歸的英雄回到親人的懷抱


          人民英雄驅虎豹,舍生忘死保和平。

          3米多高、近200米長,黑色的大理石墻面上,密密麻麻地鐫刻著一排排金色字體。置身于英名墻前,人們不禁感慨,這些奮不顧身、為國犧牲的英雄,是什么鑄就了他們的碧血丹心、一腔赤誠?

          愛國主義精神、革命英雄主義精神、革命樂觀主義精神、國際主義精神,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鍛造出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就是這種精神戰無不勝攻無不克,鑄就了我們“最可愛的人”。以國之名,尊崇烈士,銘記歷史,是對為爭取民族獨立、國家富強、人民幸福而犧牲的英烈的深情禮贊,更是對中華民族精神根脈的守護與延續。

          從韓國歸來的825位志愿軍烈士絕大多數為無名英雄,如何讓無名者“有名”,讓英雄與親屬“相認”?這不僅是廣大烈屬和健在老兵們的迫切心愿,也是每一個中國人的心愿。

          2019年4月,退役軍人事務部在網絡發起“尋找英雄”活動。最直接的依據是工作人員從上千件烈士遺物中發現的24枚個人印章,上面文字清晰可辨。

          “尋找英雄”的活動引發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和參與,人們懷著“昨天他們為我們犧牲,今天我們為他們做一件事情”的熱情積極地投入其中。

          大海撈針,也不放棄。在幫助許玉忠烈士“認親”的過程中,河北滄州的媒體進行了10多期的專題報道,當地還自發成立了民間烈士尋親公益組織配合政府部門,終于在烈士原登記地河北青縣相鄰的河北滄縣找到了許玉忠親屬。

          為確保認親結果科學、準確,相關部門破解一系列難題,采用了DNA檢測的技術手段。

          從2014年起,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的科研團隊,分期分批對烈士遺骸DNA樣品進行采集分析。這些樣品由于在戰場上掩埋,加之長年累月雨水、微生物等環境因素侵蝕,對DNA提取和分析鑒定帶來極大挑戰。

          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王升啟介紹,科研人員懷著尊重每一位烈士的精神,夜以繼日地工作,最終解決了烈士遺骸DNA提取的這一關鍵難題,并建立數據庫,為烈士身份鑒定和親屬認親奠定了基礎。

          如今,每位成功認親的烈士親屬家中,都珍藏著一本DNA鑒定書。烈士許玉忠的鑒定證書上這樣寫著:經DNA比對分析,支持506棺槨內編號為10506遺骸樣本所屬個體與許同海、許同橋、趙春海、趙春河存在生物學親緣關系。在排除外源干擾的前提下,綜合輔助資料,支持506號棺槨遺骸屬于許玉忠烈士。

          2019年烈士紀念日前夕,退役軍人事務部在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舉行首次認親儀式,陳曾吉、方洪有、侯永信、冉緒碧、許玉忠、周少武六名志愿軍烈士確認了身份,與親人“團聚”。這是回到祖國懷抱的在韓志愿軍遺骸首次與親人相認,現場多位烈士親屬緊抱棺槨放聲痛哭,令人淚流滿面。

          2020年,隨第七批烈士遺骸迎回國的有9枚烈士印章,退役軍人事務部第一時間采集了所有迎回烈士遺骸的DNA信息,并結合戰史資料和印章等遺物尋找線索。最終,林水實、吳雄奎、梁佰有、展志忠四位烈士確認身份并找到親屬。

          2021年9月3日,第八批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舉行安葬儀式時,來自河南新蔡的展保成作為親屬代表來到英名墻前,找到了爺爺展志忠的名字。

          “這么多年來,我們一大家子人都在盼著爺爺魂歸故里。”53歲的展保成手捧用白布包裹的家鄉泥土,慢慢打開,給爺爺磕頭。那一刻,思念化作淚水,模糊了雙眼。“爺爺回來了,奶奶的心愿也了卻了。”

         

        英雄從未遠去 尋找還在繼續


          “如今,一批又一批志愿軍英烈回到祖國大地上安息,有的戰友還找到了親人,這對我們活著的人來說,是很大的安慰。”92歲的抗美援朝老兵程茂友說,這充分表明祖國和人民一直沒有忘記,也永遠不會忘記那些埋葬在異國他鄉的英雄兒女。

          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一個有前途的國家不能沒有先鋒。找尋英雄,緬懷先烈,是為了銘記歷史,勇毅前行。

          起始于2019年的烈士認親活動,在社會上匯聚的英雄志、愛國情持續不減。河北滄州的媒體人和社會志愿者在當地退役軍人事務部門的支持下,成立了民間烈士尋親公益組織,已經為在淮海戰場上犧牲的9名英烈,以及深州市的馬占民烈士、邯鄲市的李鐵連烈士找尋到了家鄉和親屬。

          2020年,遼寧鞍山的弘蓮公益性公墓設立榮譽軍人博物館,為安葬在這里的抗日戰爭老兵、解放戰爭軍人、抗美援朝英雄無償提供展柜,通過展示軍功章、證書和革命遺物,講述他們的事跡。公墓負責人葛繼紅說,博物館收藏的老兵故事不一定驚天動地,“但這些看得見、摸得著的‘凡人英雄’,更能點燃人們的家國情懷。”

          作為當年抗美援朝戰爭的直接后方,遼寧各級部門想方設法幫助烈屬尋親。2019年11月,在丹東東港市退役軍人事務局的幫助下,陜西省寶雞市76歲退休工人梁均堯終于在東港市長山鎮大頂子村的一處山坡,找到了三哥梁耀欣的墓地。

          梁耀欣1953年參軍,1956年12月隨部隊途經東港長山鎮時,因交通事故而犧牲,被就地安葬。幾十年來,家人一直沒有放棄打聽梁耀欣的信息。“三哥始終是全家人的牽掛,父親去世前,最大心愿就是尋找三哥下落。”梁均堯說,感謝黨和政府的幫助,終于可以告慰父親、母親和三哥的在天之靈了!

          根據中韓兩國達成的共識,雙方將繼續對在韓志愿軍烈士遺骸進行發掘、鑒定,每年進行一次常態化交接。退役軍人事務部等有關部門將繼續組織做好烈士尋親工作。

          下一步,退役軍人事務部將為在韓犧牲的志愿軍烈士建立親屬DNA數據庫,并分期分批開展在韓志愿軍烈士親屬DNA信息采集工作。數據庫建成之后,每年歸國的志愿軍烈士遺骸,就可以隨時與在韓志愿軍烈士親屬的DNA信息進行比對,盡可能讓更多的無名烈士“有名”,并“找到”他們的家人。

          對于72年前的那場戰爭,中國人民從未忘記。2020年,在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之際,國家舉行隆重的紀念活動,并向志愿軍老兵等頒發紀念章。坐落在遼寧省丹東市英華山上的抗美援朝紀念館經翻修改造后,也以嶄新的面貌呈現給世人,參觀者絡繹不絕。

          近兩年,《長津湖》《狙擊手》等電影火爆大銀幕,成了現象級電影巨作。電影里感人至深的戰士,是我們最可愛的人;電影所講述的故事,正是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

          “朝鮮戰場遍地是英雄。志愿軍將士總能在祖國最需要的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在生與死的考驗面前無所畏懼,成為‘最可愛的人’。”抗美援朝紀念館副館長宮紹山說,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永遠是中國人民的寶貴財富,每個中國人都可以從中汲取勇氣和力量。

          對于11歲的沈陽小學生張梓瀟而言,72年前的那場戰爭離他很遠,之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太姥爺也是一名抗美援朝老兵。

          在爸爸媽媽的鼓勵下,張梓瀟去年3月來到抗美援朝烈士陵園做志愿者。如今,他不僅可以將黃繼光、邱少云、孫占元等先輩們的英雄故事流利地講給參觀者,記憶中太姥爺的形象也逐漸清晰起來。

          “他是全家的驕傲,也是我的榜樣。”張梓瀟說,“我要把‘最可愛的人’的故事講給更多的人聽。”

         
        責任編輯:決策網編輯
        首頁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

        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郭毅新 陜西眾致律師事務所陜公網安備 61010202000257號

        不许穿内裤方便我做 H
        <listing id="9j7hh"><ruby id="9j7hh"></ruby></listing>
          <pre id="9j7hh"><ruby id="9j7hh"><b id="9j7hh"></b></ruby></pre>

          <track id="9j7hh"></track>

          <big id="9j7hh"></big>

            <track id="9j7hh"></track>

            <p id="9j7hh"><ruby id="9j7hh"><ruby id="9j7hh"></ruby></ruby></p>
            <noframes id="9j7hh"><pre id="9j7hh"><ruby id="9j7hh"></ruby></pre>

              <big id="9j7hh"><strike id="9j7hh"><span id="9j7hh"></span></strike></big>

              <track id="9j7hh"><ruby id="9j7hh"><rp id="9j7hh"></rp></ruby></track><track id="9j7hh"></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