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9j7hh"><ruby id="9j7hh"></ruby></listing>
    <pre id="9j7hh"><ruby id="9j7hh"><b id="9j7hh"></b></ruby></pre>

    <track id="9j7hh"></track>

    <big id="9j7hh"></big>

      <track id="9j7hh"></track>

      <p id="9j7hh"><ruby id="9j7hh"><ruby id="9j7hh"></ruby></ruby></p>
      <noframes id="9j7hh"><pre id="9j7hh"><ruby id="9j7hh"></ruby></pre>

        <big id="9j7hh"><strike id="9j7hh"><span id="9j7hh"></span></strike></big>

        <track id="9j7hh"><ruby id="9j7hh"><rp id="9j7hh"></rp></ruby></track><track id="9j7hh"></track>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一個農民的春夏秋冬之糧滿倉

        發布時間:2022-07-18 來源:群眾新聞網 人氣:
           


        (視頻:姜順 陳博文)

        6月8日,薛拓通過咀嚼麥粒判斷麥子成熟程度。 肖曉良攝

        小滿過后,麥粒漸漸飽滿。

        麥田的管理已全部結束,就等收獲。盡管沒有什么活兒,但薛拓還是天天往地里跑,一天看不見麥子就心慌。他有時彎下腰,從發黃的麥穗摳下麥粒放到嘴里嚼一嚼,露出滿意的笑容;有時惆悵地站在麥田里,一動不動地盯著遠方,像一個稻草人。

        麥子一天天變黃,老薛反而緊張起來。涉及6000多戶群眾的3萬畝麥子,收成馬上就要揭曉,他心里忐忑不安。收早了,會減產;收晚了,趕上下雨,那損失可就大了!

        芒種忙,麥上場。6月6日,烈日當頭,6臺收割機開進了神禾塬上長安區王曲街道江兆村的麥田。老薛扯開嗓子:“開鐮!”豐收的序曲激蕩在神禾塬上。

        1個合作社20多人,

        替6000多戶群眾種地3萬畝

        undefined

        6月2日,長豐農機專業合作社麥子收獲現場。袁景智攝

        神禾塬與糧食有著不解的歷史淵源。相傳遠古時期,有仙鶴銜谷穗至此,塬上長出一株神奇的谷穗,一禾生了雙穗。神禾塬由此得名。

        6月7日,太陽炙烤著大地,熱浪滾滾。收割機在一望無際的麥田乘風破浪,飛揚的塵土夾雜著飛舞的麥芒迎面襲來,打在臉上火辣辣的。

        老薛在田埂上跑來跑去,忙著指揮收割、裝車、拉運……幾個來回下來汗流浹背。“把車廂縫隙堵嚴實,不敢把麥子漏了。”他撿起掉在地上的麥子,揚手扔進車廂,然后擺擺手,“快去快回。”

        最近,老薛又曬黑了許多,身上有的地方還曬得脫了皮。胳膊以襯衣袖口為界黑白分明。

        雖然熱,但老薛卻特別喜歡這樣的天氣。“天越熱,收的麥子就越干,不用曬直接入庫。”老薛說。

        老薛老婆心疼得要命,每天都勸老薛:“兒子大了,就讓他去干吧。你就不要去地里了!”她知道自己是白說,就像當年勸老薛不要搞合作社一樣,但還是忍不住。

        大約從2000年開始,西安郊區大量農民進城謀生,誰來種地成了問題?吹接械牡乩镫s草叢生,老薛心痛不已,但同時也看到了商機。他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成立合作社,專門替人耕種。

        “人家都不想種地,你卻趕著種地,快不要胡折騰了。”老薛的老婆堅決反對,但老薛的主意特別正,他認定的事誰反對都沒用。

        老薛把想法告訴了幾個相好的朋友,拉他們入伙,得到一致贊同。2008年,長豐農機專業合作社成立了。大家推選老薛為理事長。

        合作社提供播種、打藥、除草、施肥、收割、運輸等各種耕種服務,收取相應費用。農戶可以根據情況,任意組合按需選擇。

        “農戶把土地交給合作社耕種,就像把孩子放在托兒所一樣。”老薛說,他給這種代人種地的方式起了個名字叫“土地托管”。

        由于老薛經營過化肥、農藥和種子,農資質量有保證,加之方式靈活,合作社托管土地面積迅速擴大。目前,合作社有員工20多人,托管土地3萬畝,涉及5個縣(區)6個鄉鎮(街道)20余個村子的6000多戶群眾。

        老薛種地種出了名堂。中央相關部門多次到合作社進行調研。國內山東、遼寧、河南等地的考察團,以及國外越南和非洲國家的代表團,都專門來考察學習。

        老薛和合作社獲得了許多榮譽,讓他最自豪的是——2011年在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介紹自己的種糧經驗。今年,陜西“三夏”工作現場推進會機收機播觀摩點和小麥機收減損技能大比武(西安)活動比賽場地,就設在了合作社神禾塬上的示范田。

        收獲糧食,更要收獲“支持”

        undefined

        6月9日,長豐農機專業合作社在胡家寨村收割麥子。肖曉良攝

        對老薛來說,每年的夏收是一場必須打贏的硬仗。

        夏收那幾天,老薛和兒子薛強沒有睡過一個囫圇覺。薛強心疼父親,讓老薛盡可能多休息,自己則一直在地里盯著。

        到了后半夜,要是實在困得不行,薛強就找距離收割機較遠的地方躺一會兒。他把手機反扣在胸口,打開手電筒提示農機手有人別壓著。一會兒,薛強的鼾聲就與轟隆隆的收割機聲融為一體。

        相比于勞身,讓老薛父子更為頭痛的是勞神,6000多戶鄉親想法難免不一樣。

        2020年合作社在神禾塬流轉土地,一位老人家的幾畝地,正好位于流轉地的中間。老薛想流轉過來,找了好多次,老人家就是不答應。

        老人家喜歡種地,以前在新疆農場干過,懂技術,身子骨也還硬朗,覺得自己種沒問題。

        第二年4月,麥子打藥需要用水,由于水源太遠跑起來太累,老人家就跑到合作社的拉水車前“借水”。老薛不計前嫌,慷慨地“借”給了好幾桶。

        頂著太陽給七八畝地打完藥,老人家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不想種地了;6月收完麥子,就把地交給了合作社。

        老薛遇到的問題五花八門。

        “有一次收麥子,莫名其妙被一個村民攔住。”老薛說,人家只說合作社種地沒有經過他本人同意,要討個說法。

        合作社是與村上簽的協議,村民把土地托管給村上,村上再托管給合作社。村民有啥事應該找村上。老薛猜肯定有其他原因,但那位村民就是不直說。

        雙方僵持了好久。老薛一打聽才知道:那位村民有一臺拖拉機,合作社沒有托管村里地時,他靠著給村里人種地掙錢;土地托管后,沒活干了。

        得知情況,老薛心想這好辦。“兄弟,聽說你家有臺拖拉機。過幾天就種苞谷了,你開著拖拉機來給我們合作社種地,咋樣?”老薛說。村民立馬高興地回家去了。老薛藥到病除。

        遇到難辦的事情,有時老薛還得用計。

        “跟打游擊一樣,本來是收自己種的麥子,還得半夜悄悄地去。”老薛說。2021年一些農戶與合作社提前解除了托管協議,要把地托管給一家企業。企業接手晚,導致少種了一料玉米,農戶要合作社賠償。每當老薛到相鄰的村子種地時,就有人前來阻攔。

        今年6月8日,老薛去收麥子,又有人來阻攔。為了避免產生沖突,老薛只好暫時作罷。

        麥子不收總不行。老薛冥思苦想終于有了辦法。那天夜里,他殺了個“回馬槍”,趁著他們都回家休息,悄悄地把麥收了。

        “既要收麥子,更要收獲‘支持’。”老薛說,大家鄉里鄉親,遇到事情不能硬碰硬,與群眾關系處好了,地才好種。

        農民有錢賺,合作社才有錢賺

        6月9日傍晚,長豐農機專業合作社在收割麥子。王海濤攝

        老薛擔心的壞天氣還是來了。6月9日19時許,老薛正在長安區引鎮街道胡家寨村收麥子,突然狂風大作烏云滾滾,空氣里夾雜著零星的雨滴撲面而來。老薛父子心里一下子緊張起來,都希望雨不要下大。

        過了一會兒,風更猛了。老薛吼了起來:“趕快蓋篷布。”大伙七手八腳,慌亂地拉開塑料布蓋住裝滿麥子的車廂。

        十幾分鐘后,雨點小了,陰云密布的天空劃開一道口子,火紅的霞光照亮了天空,也照亮了老薛父子的心。

        雨停了,老薛臉上仍然掛著水珠。“大家接著干,今晚一定要收完胡家寨的麥子。”老薛說。

        合作社與胡家寨的合作采取保底分紅模式。合作社保底每畝地每年付給村民700元。種麥子收益如果超過700元,超出部分村民與合作社按比例進行分成。合作社還能再種一料玉米,收益歸社里。

        胡家寨地處旱塬無法灌溉,村民往往只種一料麥子,不種玉米。合作社運用旱作農業技術,變一年一料為一年兩料。對于村上、村民和合作社來說,托管都是好事。

        割麥、過磅、算賬……一組和四組畝均能分近900元,比去年高;二組和三組,畝均比去年低。

        老薛跟兒子薛強商量:“二組和三組畝產低,咱們貼一些加點錢,這樣村民的收入就跟去年差不多。”

        “老薛非常講信譽,從來不讓群眾吃虧。”胡家寨村黨支部書記李琰說。

        合作社托管流轉土地的方式多種多樣,管理的3萬畝土地中完全托管流轉的有3000畝地,由合作社全權負責耕種收。另外的2萬多畝地,由合作社提供種子、技術、打藥等服務,收取一定費用。麥子、玉米等糧食由農民收獲,合作社以高于市場價收購。

        收支賬得年年算。今年年初,老薛算了一次。農民種一料麥子,每畝地需要支付旋耕費、種子費、肥料費等各種費用總計665元。而合作社種麥子,每畝地成本為603元,比農民低62元。農民種玉米每畝地成本480元,而合作社為290元,低了190元。一年兩料莊稼,合作社種每畝地成本比農民低252元。由于合作社具有技術等優勢,平均每畝地每年比原先增產糧食100多公斤。一升一降之間,每畝地效益增加400多元。“蛋糕”做大了,雙方都從中受益。

        算賬不僅要算種地的投入產出賬,還要算政策形勢賬。當了合作社十多年掌門人,老薛對俄烏沖突導致國際糧食價格上漲、糧食安全問題等格外關心。6月27日,習近平總書記給安徽省太和縣的種糧大戶徐淙祥回信。老薛特別激動,對回信內容記得清清楚楚。“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糧食安全,關心我們種糧大戶,我的干勁更足了。”老薛說。

        人不負地,地定不負人。今年合作社完全托管流轉的3000畝地,大部分畝產超過了500公斤,總產量大約1400噸;另外的2萬多畝地,農戶反映畝產基本與去年持平,按照每畝地500公斤計算總產量1.35萬噸。

        合作社種的全部是旱塬地,無法灌溉,去年秋季又遇到了強降雨,麥子種得遲,能有這樣的產量很不錯了。老薛對今年的收成相當滿意。

        看著倉庫里裝滿了麥子,老薛咧著嘴笑了:“糧滿倉,心里安!”

        夏收,完美收場;夏播,拉開序幕。老薛開始種玉米了,6月11日,神禾塬上再次響起農機聲。他的“豪華”拖拉機派上了用場,轉眼間,麥茬入地,田壟成行。

        18時許,天空下起了雨。“剛種完苞谷就下雨,豐收有希望了。”老薛笑瞇瞇地望著天空。

        undefined

        6月9日,薛拓薛強父子查看麥子成熟情況。 王海濤攝

        值班編輯:雷歡
        首頁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

        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郭毅新 陜西眾致律師事務所陜公網安備 61010202000257號

        不许穿内裤方便我做 H
        <listing id="9j7hh"><ruby id="9j7hh"></ruby></listing>
          <pre id="9j7hh"><ruby id="9j7hh"><b id="9j7hh"></b></ruby></pre>

          <track id="9j7hh"></track>

          <big id="9j7hh"></big>

            <track id="9j7hh"></track>

            <p id="9j7hh"><ruby id="9j7hh"><ruby id="9j7hh"></ruby></ruby></p>
            <noframes id="9j7hh"><pre id="9j7hh"><ruby id="9j7hh"></ruby></pre>

              <big id="9j7hh"><strike id="9j7hh"><span id="9j7hh"></span></strike></big>

              <track id="9j7hh"><ruby id="9j7hh"><rp id="9j7hh"></rp></ruby></track><track id="9j7hh"></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