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9j7hh"><ruby id="9j7hh"></ruby></listing>
    <pre id="9j7hh"><ruby id="9j7hh"><b id="9j7hh"></b></ruby></pre>

    <track id="9j7hh"></track>

    <big id="9j7hh"></big>

      <track id="9j7hh"></track>

      <p id="9j7hh"><ruby id="9j7hh"><ruby id="9j7hh"></ruby></ruby></p>
      <noframes id="9j7hh"><pre id="9j7hh"><ruby id="9j7hh"></ruby></pre>

        <big id="9j7hh"><strike id="9j7hh"><span id="9j7hh"></span></strike></big>

        <track id="9j7hh"><ruby id="9j7hh"><rp id="9j7hh"></rp></ruby></track><track id="9j7hh"></track>

        西部決策網_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愿邀風云共年華——記第八批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中國建筑西北設計院總建筑師趙元超

        發布時間:2020-05-20 來源:西部決策網 人氣:
           
          西部決策網訊 現任趙元超中國建筑西北設計研究院總建筑師,是我國恢復高考以來在建筑設計實踐中成長起來的中國西部地區第一位榮獲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的建筑師。近三十年的建筑設計實踐中對建筑從迷茫到不惑,從熱愛到執著,在建筑設計實踐的路上昂首闊步,一路高歌,一步步成長為一個真正的職業建筑大師,成為當之無愧的西部建筑師新的領軍人。
        全國建筑設計大師趙元超

          1988年,風華正茂的趙元超重慶大學建筑學研究生畢業回到了出生地古城西安,走進了位于西安的中國建筑西北設計研究院,在這片文化底蘊非常深厚的沃土,青春的他,用自信、朝氣、蓬勃和樂觀一步步書寫自己繽紛的夢想,開始了摸爬滾打的建筑實踐之路。他像秦川牛一樣扎根于三秦大地,精研西部設計近三十年,為古都西安和西部奉獻了自己的才華和智慧。
         
          他從小生活在西安,西部的山水給了他樸素、大氣、真誠的基因。 趙元超寫過這樣一段話:小時候.我家小院有堆土,在那個動亂的年代,這就成了我的“百草園”,成了我的造型天地,我不斷變換著土的形式,嘗試在有限的空間中種植我喜愛的植物,盼望著一次次生命的誕生和收獲的喜悅。
         
          仔細品味他的這些話時,對土地的感情、對生態的關注,熱愛自然、順應自然的心態是根植在他骨子里的。在后來的建筑設計中,關于地,大地,土地,在他的建筑設計中是個重要的因素,他不會忽略建筑身下的土地和身旁的這些環境,不會讓建筑兀然挺立,腳跟浮淺。只有和腳下的土地建立可能的實際的感情,和身旁的大地上的自然脈脈相望,建筑才是有機的有生命的,模樣才能夠像土地上的莊稼一樣茁壯可愛,清香喜人。
         
          近三十年來,他潛心探索西部自然生態下的建筑創作,以古都西安與圣地延安為起點,傾力探索城市的復興之路,用作品竭力為社會盡責,在廣袤的大地深耕苦旅,留深深足跡與篇篇華章,形成了民族文化、地域文化與現代化相結合的獨特建筑風格和理念,創作出“屬西部”的建筑。在差異顯著的地域性、多樣鮮明的民族性、務實合理的經濟性面前,將建筑簡單冠以“風貌”、“風格”也許不完全合宜——“屬西部”,恰如其分地表達了建筑的地域特性與身份歸屬。這一實踐無疑飽含艱辛,所幸的是,趙元超的創作與建造已經逐漸展露出群體特征的姿態,從四方城中,至寶塔山下,再向西漫溯,邊走近歷史,邊與城市對話,以“新有機主義”理念一脈貫穿,直接觸及建筑的本質,將“地域”推向了更為具體的“地點”,再把建筑錨固在那個“地點”,這正是趙元超追求的目標。他用自己“屬西部”的建筑,回答了三個問題:如何在傳統文化底蘊的城市空間平衡建筑的現代性,如何在西部不發達地區實現建筑高完成度,如何建立應對地域性的設計方法與創作原則。同時建立起三種聯系:現代空間與傳統文化的聯系,城市空間可持續更新與西部城市快速發展的聯系,建筑標志性、紀念性與城市日常性、公民性的聯系。
         
          “許多西部的城市都有一個重要特點,歷史文化燦爛悠久,但經濟落后,城市在中國的地位有點兒像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滿腹的滄桑和苦難。延安是他最早踏入的黃土地。延安干部學院、延安新城文化中心、博物館群等項目更是在荒漠地區建成的嘗試和重要實踐。圣地河谷則是對以旅游為先導小城鎮建設的重要思考。
        延安大劇院

          延安是革命的圣地,一個理想之城,無論老城還是新城都在努力探尋著當下語境下的城市對話。延安干部學院以園林式布局,吸收了邊區建筑風格,與周邊山水相依,整體和諧統一,大氣精致,以一種久違了的樸素,營造出一種有距離的親近感。莊重、典雅、美觀、大方,體現出現代與傳統,地域與文化內在統一的精品建筑風貌,為寶塔山下革命圣地的建筑創作奠定了風格。
         
          延安新城背靠龍脈、面向寶塔,東西群山相峙。在接受延安行政中心、新城文化中心、博物館群等項目后,趙元超以“建軸、崇塔、融山、見谷”在符合延安城區風貌的前提下為新城帶來更多的本土特色和超前的時代特征,與寶塔山等標志一同構成良好的城市新主軸。單體建筑群則以延續傳承革命歷史文化,以陜西特有的窖洞符號等的恰當使用,利用場地地形的高差,群體建筑巧妙地嵌固在山體之間,從而與環境相融合,扎根黃土大地,提升了建筑的靈氣。位于延安新區北區南北中軸線上的延安大劇院以現代的風格與陜北傳統文化和諧共榮在群體建筑中脫穎而出,璀璨動人。
         
          趙元超熱愛建筑,熱愛西部這片土地,他所做的寧夏黨委辦公區建筑,就是一組體現塞上江南的典范。位于賀蘭山下石嘴山市科技、文化行政中心把西部豪情和現代辦公有機的結合;須彌山博物館以謙虛的態度嵌入山體,靜靜的呵護彌勒大佛;六盤山游客中心、老龍潭博物館都恰如其分的融入自然環境,又提升整體環境;西藏檢察院以鮮明的風格表達了對布達拉宮的尊重;內蒙烏蘭察布行政中心回應了對草原文化的贊美。
         
          趙元超對建筑有一種宗教般的虔誠。對工作具有一絲不茍精益求精的精神。他是一個天真的理想主義和完美主義者。每一項工程都是第一個來到工地,最后一個離開的建筑師。一個工地總能看到他不知疲倦的身影。許多朋友善意的叫他赤腳建筑師。無論是大街上百萬平方米的城市還是小到十幾平方米的觀光電梯,他總是深入一線,完美的設計和建造,正是這種精神,他為自己在西部眾多地域樹立了一座豐碑。
         
          出生在西安中心小四合院的趙元超,對西安“四方城”有特殊的感知,在西安東西南北都有探索的腳印和豐富的城市建筑體驗。他所完成的省委辦公樓、西大圖書館、西北大學自然科學館、金石大廈、唐隆酒店、西安軟件園、歐亞論壇、鄉土博物館都是這一城市的精品和典范! 
        浐灞行政中心

          貫穿西安南北的城市中軸線的不同時期的建筑作品,更是都植入了他的文化基因,對歷史的尊重與傳承,成為趙元超的經典力作。
         
          貫穿西安南北的城市中軸線的歷來被稱為“長安龍脈”。巧合的是,軸線北端的西安行政中心和軸線南端的陜西省自然博物館均出自趙元超之手。西安行政中心與自然博物館,一北一南矗立在“長安龍脈”兩端,默默訴說著趙元超對建筑與人、建筑與環境、建筑與城市的理解。
         
          好的建筑,首先要有場所感,“恰如其分”地置身于環境當中。在西安行政中心的設計上,趙元超希望構筑出一組反映西安城市特質,體現西安城市靈魂的群體建筑。從選址規劃到建筑方案,西安行政中心的設計歷經了無數次修改。最終,趙元超為這組建筑選擇了突出軸線、分列東西的布局形態:中軸線的端點處于公園,西安市政府、市委、人大和政協的辦公樓“謙虛”地置于兩側,建筑群掩映在大片綠地之中。在這里體現了他“讓建筑消失”的理念——公園、綠化為老百姓提供了活動的空間,而不是建筑突兀地存在。趙元超說,他這樣設計首先考慮這條南北中軸線仍將隨著西安城市的擴大繼續向前發展,建筑師不應將它截斷。同時,把中軸線最重要的部分讓給政務大廳、城市規劃展覽館等和老百姓關系密切的一些功能場所,而把政府建筑分列兩邊,從精神上來說更加現代化,更加親近民眾。
        西安行政中心

          好的建筑,還具有地域性,與城市文化一脈相承。西安行政中心很好地傳承了西安這座古城的文化。趙元超認為,西安行政中心的建筑群應該以中底層為主,是一種院落式的公園小品建筑。西安行政中心的建筑結構簡單明了,市政府、市委、人大、政協等單位的辦公樓沿軸線對稱,組成各自獨立但又互相連通的“中”字形單元式院落。“建筑表情大氣,庭院深深的整體布局既有中國傳統空間的感覺又是個相對集中的整體,凸顯了中華文化中的‘和而不同’。” 使得西安行政中心整個建筑群達到了趙元超強調的那種建筑在環境中的“恰如其分”,擁有“此時此地,此情此景”的環境感,從而每一所房子看起來和周圍環境“和諧統一”,像君子般“彬彬有禮”。
         
          趙元超認為,建筑和城市血脈相連。西安行政中心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把握住了西安的城市特質,與城市的靈魂息息相通。“一個城市要追求現代化,難免出現高樓大廈,但是如果我們都放棄追求,那么這個城市也就沒有特色了。建筑師要做的就是充分展現這些城市的歷史厚度和文化濃度。”
         
          在他眼里,每一塊地都有自己的秩序,好的建筑師善于發現其中的秘密,讓建筑和諧地處于其中,而不是簡單地拆除,打破原有的秩序。“建筑不應該破壞城市的環境和生態,組成一個和諧城市比創造一個單純好看的建筑更為重要。”建筑還有一個重要的功能就是為人服務,F代城市以車為主的狀態應該改變,恢復人的尊嚴。“建筑要有一個好的‘人文尺度’,處理好建筑和人的關系。能長久使用、方便人們使用的建筑才是好的建筑。好的建筑經受得起時間的考驗!”
         
          趙元超在一篇文章中寫道:西安燦爛而悠久的歷史文化一直滋潤著我的創作靈感,我也努力尋找西安城市建筑現代化的道路。
         
          西安是世界聞名的歷史古都,明城墻、大雁塔、鐘樓、小雁塔等就成了西安人向外展示的明信片。但如今,這些標志性建筑已經淹沒在風格各異的高樓大廈之中。隨著西安建設國際化大都市的步伐不斷加大,如何做到既保護特色又和國際化很好地融合也是這位建筑師常常思考的問題。
         
          趙元超認為,一個城市在現代化的發展中首先要保持自己的特色,找準定位。在城市的發展中,要尊重城市不同發展階段的歷史。西安人民大廈的改造是趙元超比較滿意的“尊重歷史”的作品之一。西安人民大廈是西安上世紀五十年代建設最早,也是規模最大、標準最高的一處涉外賓館,整體建筑風格中西合璧,西洋、古典的穹頂和中國八角形的重檐鍛件,很多裝飾成為西安一種非常值得記憶的有名的標志性建筑。在對整個工程進行整體性改建時,趙元超和他的團隊首先確定了改建的原則:認真保護這個建筑。“我們不在乎新建了什么,應該在乎這一代建筑師對城市標志性建筑保護了什么”,在整個改造過程中,保護延續過去風格的同時,運用了不同的創作方式,使人民大廈在五十年的創作歷程中看到它的變化,更顯它的活力。“在老建筑和新建部分之間的連接上,采用了一些細部方面稍微延伸符號的做法,使新和老具有一定的聯系,這就是新和老之間建筑全貌的關系;旧闲碌慕ㄖ床坏,還是保持了人民大廈完整的歷史格局。”這就是趙元超所說的,設計同時能保護原貌是建筑創作的最高境界。在城市的發展中,需要這種“最高境界”。
        南門廣場改造工程

          南門廣場位于西安著名的歷史軸線長安龍脈的中心。這一軸線串聯起漢、唐、明、清、現代等不同歷史時期的文化遺存,也是西安城文化、旅游、商貿、交通的核心區域和重要城市節點。南門廣場整體提升工程是在城市心臟里做的搭橋手術,建立了城市開放新空間,解決了現代空間與傳統文化的聯系,建筑標志性、活動性與城市日常性、公民性的聯系,使遺產在新時期大放異彩,被譽為新國門。
         
          在趙元超的心里改造后的南門廣場,將依托于古城墻,凸顯西安深厚的文化內涵,彰顯人文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氣息,使古建筑充分融合于現代生活,成為古都西安的城市客廳。城墻及南門是西安人永遠的記憶,也是西安最具標志的建筑。南門的整體提升設計趙元超確立的一個重要原則就是以無襯有,以少勝多,以白當黑,惜墨如金,可以取消的一律取消,實在需要的也要進行簡化和背景化處理。建筑師的責任就是把多余的東西通通去掉,給人們一個靜思冥想的空間,讓人能夠在此憑吊思考,讓心靈能夠安靜。
         
          盡可能多地保留歷史和記憶,不采取大拆大建的簡單方式,而是盡可能保持不同時期的記憶,只要對保護有利,甚至是不同時期修建廣場的痕跡,都盡可能地保留,凸顯南門城樓完整的天際線,保持這座城市特有的表情,以一個集大成者,包容地保留和傳承城市記憶和精神。
         
          改造后的南門廣場工程實現了文保、文化、旅游、生態、交通建設等城市發展要素的 “五位一體”,實現了保護、利用、建設、管理、運營體制架構的“五位一體”,使西安城墻的保護傳承拓展出新的境界,邁上新的臺階。
         
          陜西省圖書館,刻意保護了唐代的地形,以典雅的建筑形態如淡雅的山水畫在城市展開,至今仍然是西安最具現代精神的經典建筑。
         
          中軸線南端的自然歷史博物館,以地景建筑的方式完美處理了新老建筑的關系。
         
          從北到南西安中軸線上的這一組組建筑畫卷貫穿了他“自然優于人工,城市大于建筑、適宜大于創新、品質高于風格”的創作理念。
         
          國際化不能操之過急,西安應該以更開放的姿態學習什么是真正的國際化。在趙元超看來,國家化不是簡單的口號,需要幾代人為之不懈努力。“就像‘羅馬不是一日建成的’,國際化不能一蹴而就。高樓大廈不是國際化,我們不能用高樓大廈的數量來衡量一個城市的國家化進程,而是要在現代化的進程中,人的不斷完善進步,要有文化的傳承。”
        圣地河谷

          作為建筑師他的夢想是:每位建筑師都能把“美麗”落實到自己的思想中,全民族的建筑素養不斷提高,每個城市都把建筑當做“百年藝術”去構思完成。
         
          趙元超在他的文章中寫道:設計即生活。一個設計的產生就是設計師對生活的體驗和積累的表現,是對未來生活方式和行為的設想。設計的過程更象是一次艱苦的旅程和探險。他只知道起點和目標,在路上,有說不清的十字路口供你選擇,而選擇總是痛苦的。每一次選擇,也許就是一次博弈。登頂成功是快樂的,而只有經歷痛苦的快樂才是真正的快樂。 
         
          文如其人,實質上建筑也如其人。它的建筑外表平靜,內心總有一顆彭拜的心臟,感人至深,平實大氣,毫無矯揉造作之氣,用建筑真實的語言表現生活、工作空間。如今他已年過半百,每天他富有朝氣的更加以城市的視野以可持續發展的觀念,繼續在這片黃土的大地上耕耘。
         
          他的作品獲銀獎兩項、銅獎一項、建國六十周年建筑創作大獎三項,省部級獎項四十余項。專著四部,各類論文三十余篇。
         
          他的每一個作品實質上也是自己的一項研究成果和理論宣言。在工作之余他善于思考。在他的理論中地景建筑、城市背景建筑、回歸建筑基本價值等論述在全國具有重要的影響力。長期擔任建筑學會理事長,為中國建筑的健康發展積極耕耘。
         
          趙元超對建筑的貢獻,不僅在于傾心投入的創作實踐,更在于孜孜以求的理論研究和發現——他是難得的設計活躍、學亦淵深的中青年建筑專家。更為可貴的,是他主動擔負起文化傳承和傳播的重任,將老一代建筑師的作品創作思想理念梳理成章,完成閱讀大師的系列研究,此舉乃新中國建筑師設計理論集成的“首創”,對新中國建筑設計具有重大理論原創價值。一位建筑師,作品精湛已是撼人,而勤勉、謙遜、熱情、堅韌、智慧、虔誠⋯⋯更為動人。社會的發展,不斷引發建筑學的追問,西部建筑,迫切需要最務實的探索者引領尋找未來之路。他像一位虔誠的行者、不知疲倦的耕者,在西部這片文化沃土上耕耘,在悠久燦爛的遺產邊上對話,追求淬煉設計和深度創意。他在實踐中反復品味:自然優于人工,城市大于建筑,品質重于風格,適宜重于創新。繼往開來,他帶著不卑不亢的立場與態度,繼續前行于浩浩大地,為西部建造希望與生機。(供稿人:高治國)
         
        值班編輯:劉玉
        首頁 | 公告公示 | 舉報投訴 | 網站聲明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3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陜ICP備19001718號-1 投稿郵箱:xbjcw@qq.com

        法律顧問: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郭毅新 陜西眾致律師事務所陜公網安備 61010202000257號

        不许穿内裤方便我做 H
        <listing id="9j7hh"><ruby id="9j7hh"></ruby></listing>
          <pre id="9j7hh"><ruby id="9j7hh"><b id="9j7hh"></b></ruby></pre>

          <track id="9j7hh"></track>

          <big id="9j7hh"></big>

            <track id="9j7hh"></track>

            <p id="9j7hh"><ruby id="9j7hh"><ruby id="9j7hh"></ruby></ruby></p>
            <noframes id="9j7hh"><pre id="9j7hh"><ruby id="9j7hh"></ruby></pre>

              <big id="9j7hh"><strike id="9j7hh"><span id="9j7hh"></span></strike></big>

              <track id="9j7hh"><ruby id="9j7hh"><rp id="9j7hh"></rp></ruby></track><track id="9j7hh"></track>